NORTH

「六金」無糖氣泡水

「自給自足」
「看看就好」
「朴佑镇 X 金在焕 *** X 金在焕」
「不定期更新 是甜的甜的甜的甜的」
「反正是all煥啦」

-----------------------------------------------------------
無糖氣泡水

金在焕从琴房走出来的时候刚巧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他踏了一只脚出去后又立马缩了回来,抖抖身子转身会琴房拿雨伞,雨伞是他好几天前放在琴房忘记拿回家了,之前一直被妈妈念,如今倒正好帮了忙。

高中到了第三年以后学校会安排学生开始上晚修,但是对艺术生的管理也依然的不严格。虽然老师说了无数次的要点名,还是很少有艺术生会老老实实的出席需要持续到11点的晚修。

赶艺术课就已经很累了。

按照平常的时间这个点他应该在往学校走,但是今天他想着还是早一点回家吧,太冷了。他搓搓手,又哈口气在手心。和他同行的艺术生本要和他说再见的却看见他转了个方向,问他今天不去上课啊。他回答不去,下雪了,不去了。

公交站的旁边有一台自动售货机,他从口袋里掏出今早上买完早餐后剩下的硬币点点,看看够不够数买一罐汽水。

他肠胃不太好,最近的医嘱上写的忌辣忌生冷,有时候还像女孩子一样会在肚子上贴一张暖宝宝。他一边贴着一边和妈妈抱怨说可不可以不贴。

你还想像上次一样啊。妈妈说,然后又走进了厨房端出早餐要喝的粥。

他不太喜欢喝粥,不知道别人家是什么情况,从他记事开始,他们家的三餐里出现的最多的就是粥。

上次是特殊情况嘛,他嘟嘟囔囔的自己向着白墙抱怨,想起了上次在学校因为太疼了而晕倒被送到校医室的事情。妈妈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他慢吞吞的叫他快点弄好来吃饭,他才缓缓的把衣服放下,一边摸着肚子一边翘着嘴走过去。

没有男孩子不喜欢汽水吧,气泡从口腔顺着食道蹦跳到胃里,在口中爆炸后四溢出的甜味剂来回撞击,舌尖都被敲打的酥酥麻麻的。夏天是解渴,但是他更喜欢在寒冬里去重新拿起冰冻后的汽水,他更喜欢能正式的感受到液体在他食道中流动的感觉。他站在售货机前苦恼到底是要买可乐还是雪碧作为他今天一路回家的伴侣。

他还在考虑后果。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在妈妈的监视下吃了药后被塞了今天中午需要的药包,可是他本身连午饭都忘记吃了,理所当然的忘记了留在书包底部的药包。上一次疼的感觉马上从身体里复活,好像还没做什么身体倒开始起了反应,胃也开始隐隐做痛。说好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疼起来,也真的是挺疼的。

“干什么呢。”一只手从后面越过他向投币口塞了几个硬币,他吓的一下子向旁边移了几步。

是他的高中学弟,他松一口气,说:“你吓到我了。”

朴佑镇看了他一眼,在摁键上摁了两下之后蹲下,“你怎么跑出来了,你们不是要上晚自习吗。”

“我今天要早点回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向自己小一级的学弟解释,之后发现自己对朴佑镇的突然出现是不是表现的反应太过激烈,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又向旁边移了几步转身背对着朴佑镇。

这个时间点刚好错开了上下班高峰但又不到学生下课的时间,公交站台里在短暂的等待时间只有他们两个。金在焕感到有点尴尬是因为他刚才表露出来的无措,在后辈面前表现出来确实是一件让人挺难为情的事情。

他正懊恼着,感觉到被温热的易拉罐触碰到了脸颊,他转过身,看见朴佑镇拿着一罐咖啡靠在他脸上。他又被吓住了,向后一退的样子惹笑了朴佑镇,伸了一下手让他赶紧接住。

我不能喝咖啡来着...金在焕想。

可是好意不能不收,朴佑镇拉开易拉罐一边喝着一边说着真暖和真暖和,然后看见金在焕看着手上的东西发愣问他你怎么不喝啊...你不能喝冰的吗不是....

我暖暖手,暖暖手。他坐在朴佑镇旁边,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面,过了一会儿又转头看着朴佑镇说:“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喝冰的?”

倒轮到朴佑镇发愣了,支支吾吾地说上次看见你被抬进医务室了,然后问了一下。他挠挠头,明明是在陈述别人的事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跟着害羞,像是窥探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秘密。

金在焕不知道上次有多少人看到了,但是关于自己身体不好这些还算是比较隐私的事情就被别人这么说了出口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他哦了一声,然后把下巴抵在围巾上,包着一口气左鼓右鼓的玩着。朴佑镇看他脸颊鼓鼓的,冒出头发的耳尖还发红,以为他生气了,急忙说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还举着三根手指,信誓旦旦的对着金在焕说,“真的,我发誓。”

“没事的,”金在焕叹一口气,反正也这么多人知道了。上次是个意外,真的是个意外。原以为很久没有复发的旧疾就在漫长的治疗路途中症状一点点减轻,于是和同班们一起在午休的时候出校门吃了泡菜锅,本来林煐岷担心他身体能不能接受,他打着哈哈说没事没事,结果下午就出事
了。

“你回家坐几号啊?”朴佑镇打破静默。说起来他们也不是很熟,朴佑镇是林煐岷他们舞团的人,被他死缠烂打的以要多认识认识人为由拉着吃了几次饭后认识的。金在焕不太出琴房,倒是林煐岷常常拉着他往他们舞室跑,有时候林煐岷把他拉到舞室自己倒跑的不见了,金在焕最常聊天的人就是朴佑镇,主题也不外乎是围绕着林煐岷展开的。

“我坐21号,你呢?”金在焕伸长脖子想要看看公交巴士来了没有,顺口问了下一句就听见朴佑镇略兴奋的回答,“我也21诶。”

本以为这种尴尬的气氛在朴佑镇的车次来了之后就可以消失,结果没想到的是他也是21号。他有点窘迫但是朴佑镇看起来挺开心,冲他笑着又露出了虎牙。他极少见过朴佑镇笑起来的样子,除了有几次在看他们舞团表演的时候,不过他们舞团跳的舞大部分都很酷,所以也没怎么笑。

公交车到之后排队上车朴佑镇跟在金在焕后面,金在焕说我帮你给了啊,然后就转身从大衣口袋里掏出公交卡滴了两次,就算是一来一回还了刚才的咖啡钱。朴佑镇被他的行为弄的没反应过来,到司机问他上不上来他才追上去。金在焕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他跟上去坐在金在焕旁边。金在焕看着窗外想逃离一下这个尴尬的氛围,其实心思都不在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他听见旁边安静了一会,然后又开始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朴佑镇把耳机塞进他耳朵里的时候他没多大反应,就像是电视剧中会常发生的出现在有暗动情愫的未成年初恋之间会有的行为,金在焕不知道为什么把他看成是顺理成章,但是当他转过头发现朴佑镇对他笑的开朗之后觉得这是正确的剧情进展。

“怎么样?”朴佑镇问他。

“......嗯.....嗯..还好....”

“你家住哪里啊?”朴佑镇心满意足的抱紧书包,听见想听到的回答之后,心情很好。

“我住石路....”朴佑镇打断他,“诶!我也住石路街诶!”金在焕没想到他是这么一个开朗的人,并且他们不是很熟的情况下也能这样兴致高涨。“哦...真巧噢。”

“对哦!真的好巧!那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回家啦!”

“可是我没有固定下课的时间诶,平时也练得挺晚的。”金在焕解释道,就算是林煐岷以前提出过要等他一起回家也被他拒绝了。“没事,我可以等你嘛。我下课了之后就来找你吃饭,然后我做作业等你一起回家。”金在焕不知道这个学弟为什么在今天对他尤为的展露出热情,只不过是除了林煐岷以外第二个主动向他示好的人,在关系建立的初期他尽量顺从,以此来建立一个好的基础。

从公交上下车之后因为耳机的缘故把距离拉近,朴佑镇在下车之前从他手中抢过伞说我来打吧我来打,然后一手揽住金在焕的肩膀让他们两个都挤在伞下。

不知道是他自己的缘故还是真的理的太近,金在焕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并且感觉到肩膀上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的把他向另一个胸膛靠拢,当他想向外拉开一下的时候有迅速的被拉进。

幸好他家离得不太远,在他受不了的临界来临之前到了家。

他对朴佑镇说我到了,你把伞拿走好了,明天还给我也行。朴佑镇对他点点头,让他快点回去吧。他在原地跺了跺脚,吞吞吐吐半天说那你明天来我琴房的时候拿过来吧。说完用双手遮住头顶跑上台阶。

朴佑镇听见他说这句话后还没反应过来然后消失在他眼前了,他赶紧喊住金在焕,急忙直接叫出了他的全名,说:“那...那明天我们可不可以一起去上课啊?”

“......啊?”

朴佑镇反应过来了,说:“没事没事,又对他招招手,你赶紧进去吧。”

“哦.....”然后金在焕有被叫住了,他转身看着朴佑镇,想听他还要说些什么....

“就是....那个咖啡...你要记得喝啊....”

他说完转身就走,还没等金在焕说个好字,走着走着就开始跑起来,只看见那把黑色的伞在人群中攒动。

.....什么啊....金在焕踮了踮脚,看着远去的背影,咖啡捂在他的大衣口袋里还有点余温。他用手摸了摸,然后又捧上脸,掌心还带着点温度。

我不能喝咖啡来着,他想。

TBC.

-----------------------------------------------------------


嘻嘻





评论(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