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無糖氣泡水

「自給自足」
「隨便看看」
「朴佑鎮 X 金在煥 林煐岷 X 金在煥」
「不定期更新 是甜的甜的甜的甜的」

-----------------------------------------------------------
無糖氣泡水

3

“....你怎么在这里?”

朴佑镇在他转头的时候离开,刚好在拐角之后消失。金在焕走上前拍拍林煐岷的肩问他怎么不进去。

“我等你嘛。”他把金在焕肩上的吉他揽在自己身上,“你怎么才回来啊。”

“...嗯...今天练得有点晚...”

林煐岷推怂着他的肩向家里走去,在开门后刚巧看见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在焕妈妈,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撒娇着要夜宵吃。妈妈把他们招呼进房间之前告诉在焕等一会出来拿拉面吃,“...林煐岷你不知道回自己家吃吗??”被妈妈拍了一掌眼神警告后乖巧的闭嘴把林煐岷推进房间。


林煐岷是单亲家庭。

家里有一个酗酒的父亲。

在相识后的一周,他在路上拉住撞过他的林煐岷之后看见他身上的伤痕,带着他回家包扎的时候赶巧被突然回家的妈妈看见。以为是不良少年想赶他出门结果被金在焕拦在身后第一次用大音量对着妈妈说话,结结巴巴的说煐岷、煐岷被打了,煐岷被打了...

知道事实后,金在焕家就成了他的避难所。

“...怎么了,你爸又打你了?”金在焕搅动着碗里的面条,看见坐在对面的人一口一口的向嘴里塞着冒着热气的面条,把自己的那碗也推向他。

向妈妈说好了吃完会自己洗后让他们放心的去睡觉,开了一盏厨房的灯勉强照亮餐桌,“...不是..你怎么不吃啊...”

“我不太饿...那你来干什么...”

“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啊?算了算了这饭吃不下去了我还是走了算了....”林煐岷一边碎碎念一边假装起身要走被金在焕拉直卫衣的带子扯了回来,“...你可消停点吧...快吃快吃吃完睡觉了...碗你自己洗我先去给你找衣服。”

原本是有一套睡衣的。妈妈买回来的时候说买了两套,一套给你,另一套等煐岷来家里的时候穿,金在焕吃醋说妈妈我才是你亲儿子啊,她刮了下林煐岷的鼻梁笑着说那煐岷就是我的二儿子啦。几年时间,金在焕倒是没怎么长,林煐岷却长了很大一截。

所以在林煐岷洗完会房间后看见金在焕穿着原来的睡衣打趣他这几年真的怎么不长呢,被金在焕丢了一脸的衣服说就你高就你高。

关掉灯之后,林煐岷躺在床上左翻右翻,被金在焕口头警告说再闹腾就自己睡地上。

“在焕啊,”他用手撑着头,“你今天为什么跑啊。”

他是不愿意想起可是偏偏对方会在意,想了一百种理由来应付可是在真正发生的时候却无法说出口,他假装睡着,被林煐岷摇起来黏黏糊糊的一直追问。

这个时候就坐起了鸵鸟开始逃避现实,他闭着眼睛,双手捂住肚子,连呼气的声音都降低。虽然逃避可耻,但是有用就行,林煐岷没再摇他。他悄悄咪咪睁开一条小缝,看见林煐岷从他身上翻过,脖子上那条银色的项链垂下来扫在自己鼻子上。

小时候不懂,长大了就发现这种突破安全范围的近距离接触在两人之间太尴尬。林煐岷背对着他在书包里掏着是什么东西后,又从他身上翻过去,坐在他旁边。

“在焕啊,你快起来看看.....你快起来。”

“什么啊……”

林煐岷假装神秘,悄悄打开自己先看一眼然后献宝一样的摆在金在焕面前。

是一张合格证书。

金在焕一把夺过窜到窗下接着月光看着纸上的文字,他有点近视,用手指指着一个字的细读。林煐岷移到他身后,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偏头看看金在焕虚着眼睛的样子。

“你可以啊!”他压着嗓子,一下子转身把那张合格证书拍在林煐岷身上,“你什么时候去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他好久没这么笑盈盈的,林煐岷看着也跟着开心,“你最近不是忙吗,我就没提。”

“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和我提够不够意思啊,”他转念一想,“那这样的话你就不用担心高考成绩了,你倒好了...”

“嗯,所以从明天起我每晚上去琴房...”他小心翼翼的折起证书,压在枕头下,“...我每晚上去琴房接你回家。”

..........啊?

“........反正我也有时间,”现在他有了正当理由,“就顺便也可以来和你一起吃饭不然你又不吃.....”

就像两颗宇宙行星相撞爆炸出的巨大能量挤压空间,下意识的想到了琴房里那句煽情的话。他夹存在两种氛围之间无法确认也不敢摁下红心偏向任何一方,自我保护意识形成的玻璃气罩封闭,想拨打急救电话,电话薄里的一号也正是危险关系的另一方。

他敷衍着说再说吧再说吧快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心惊肉跳的结束他自己开始造建的左右为难的境地。游戏同时进行,双方开始在两个不同的频道展开攻势,操纵人慌了神。

金在焕没有定闹钟的习惯因为每早妈妈会准时的叫醒他,然而林煐岷的手机在清晨准时响起干扰了他的正常苏醒时间而造成了从早上一开始的头脑不清醒。他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缓身的时候被催促着快点去上课,林煐岷掀起他的衣服给他贴暖宝宝一边说着今早走着去上课让在焕锻炼一下身体。

替他背上吉他搀扶着还眯着眼睛的金在焕撞开院子的铁门,吸一口冬日的寒气让他蜷缩着身体整个抱住林煐岷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向前走,路上三三两两成对去上学的孩子都行走匆匆,看两眼两人又迅速移开视线赶路。

林煐岷看着弯在他臂膀的金在焕发笑着说你这样我没法走路诶,金在焕也不听,保持着不变的姿势。

快到学校的时候金在焕才醒,坐在座位上发愣,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的吉他还背在林煐岷身上。难得的趁老师转身写板书的时间趴在桌子打瞌睡。

各有各的算盘。

林煐岷照常去了舞室,学校不用去老师也不再管他,想着还是练练文化课就从书包里摸出两张卷子,结果做了没一会就又拿起手机。

觉得无聊,又重新背起吉他准备去金在焕的琴房等他,刚打开门就看见正从书包里拿钥匙的朴佑镇。

时间不太正确呢...“你不是应该上课的吗?”

地点也不太正确,吉他背带上绣了金在焕的名字,“....哥要去哪儿....”

“琴房,”他搜寻着朴佑镇目之所及
“等在焕。”


TBC.


-----------------------------------------------------------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