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無糖氣泡水

「自給自足」
「隨便看看」
「朴佑鎮 X 金在煥 林煐岷 X 金在煥」
「不定期更新 是甜的甜的甜的甜的」

-----------------------------------------------------------
無糖氣泡水

4


他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那个比他小一级的学弟,并且他也开始忙碌起来一头扎进学业,也渐渐淡忘了那些事。只是偶尔看见林煐岷带着雨雪的气味奔向他时,在想那个孩子现在在干什么。

后来他干脆睡在了琴房,只是偶尔回家换身衣服,他本来不太紧张,气氛被渲染得太风声鹤唳也跟着紧张起来,林煐岷坐在一旁陪他,让他深呼吸,他忙着吃饭白了他一眼。

班主任郑重其事的擦去黑板的角落上最后那一个一字象征着他青春生活的结束,孩子们都招呼着考完试之后去ktv狂欢纪念一下悲惨的生活结束,他想拒绝却在开口之前被班长以最后一次聚会为由强行把他加入名单。

他想起林煐岷之前说过的考完试之后在教室等他,不知道他又要干嘛,给他发条短信直接让林煐岷考完试之后到ktv的地方来,在发出之前他又反悔索性直接让林煐岷来找他一块去。

高考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对于他来说需要的成绩所占比例要求也不像是普通孩子所需要的那么严格。早餐出发之前妈妈问他考完之后要不要来接他,他摇摇手说接什么接,况且我也不会太早回来。

又问他去干什么,他顿了顿,说,煐岷找我有事儿。

早上带出门的那个小热水袋早就变的冰凉的夹在他大衣的口袋里,他拿出来,站在路边用手捏着里面的硬币让它们重新变得暖和。今年冬天其实不太冷,可是他依然不太习惯冬天。

班长发来短信让他快点儿过去,他说我要带个人过来,林煐岷从后面扑上来把手里的热水袋贴在他脸上,下巴也粘在金在焕身上看着手机短信界面问带谁。

带你啊,他挣脱开,你怎么才出来啊。

啊....我去买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
......我就不能有点儿自己的秘密吗?

你什么时候都有秘密了,金在焕抓紧手里的热袋催着林煐岷赶紧拦车,班长已经开始打电话,他刚坐上车之后接听回复说嗯快到了。

ktv的房间不算大满满当当挤了全班的人,他扫了一眼还看见了许多不认识的孩子。班长眼尖拉着他坐在沙发上把点歌器和曲目本放在他腿上顺便打量着坐在金在焕旁边的人。

林煐岷,金在焕一边翻着曲目本一边做着介绍,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桌上的啤酒,都是半大的孩子老板怎么敢给酒,班长看见他盯着桌上的啤酒看之后以为他也想喝就塞给他一罐,从兜里拿出新鲜出炉的身份证,笑眯眯地说今天随便喝。

.....哪儿敢啊,金在焕把啤酒放回原位连着把曲单和点歌器也放在桌上,突然觉得有些迷眼睛还闻着些烟味,感叹大家都玩的嗨啊玩的嗨。

眼睛似乎有些被迷的流了点眼泪,他抬手去擦的时候林煐岷问他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先走。他摇摇头说再坐一会儿吧,总不能来了之后只呆个一两分钟那也太没有义气了。

孩子们都很放松唯独他在褪去紧绷之后全身袭来的疲乏,眼睛也被烟雾迷着有些睁不开干脆就不睁开,倒在林煐岷的肩膀上说我迷一会儿啊。

...你这么不舒服还不如回家呢。然后抬起他的手挽住自己,再双手交叉把他抱紧在自己怀里,金在焕被他弄的不舒服了起身想抽出手的时候看见门一开一合。

朴佑镇扒开人群才找到那个叫自己来的人,坐下之后才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是林煐岷和金在焕。林煐岷好像很高兴的对他找找手,他微微欠身点头也就算是打过招呼了。金在焕没什么反应,朴佑镇也不看他,被交缠着的两只手臂吸引。

他转头看林煐岷好像在对班长说着什么,感叹一下他的交际能力之后,从书包里掏出手机。

应该说是很少和学弟发短信,对方喜欢直接来找他,他也很厌烦的不喜欢用手机短信交流,所以界面虽然算不上干干净净但也只寥寥几句。他踌躇着要用什么问题开始一段对话,是问他为什么没有来找他一起回家还是问他今天怎么来了。第一个问题很像怨妇,第二个问题答案很明显是因为学弟现在身旁坐的人,在被他内心否决之后短信振动倒是让他吓了一跳,朴佑镇倒先发来的短信。

「学长在等我短信吗?」他腹谤对方太过直白。
「....我只是普通的玩手機」
「那為什麼立刻就回我了」
「....都說了我是在玩手機」他微微的抬起头想看看对方的反应用余光看见了对方也正看着他之后立刻又低下头。他扯开卫衣的领口,拍拍林煐岷示意他让一让他想出去。

在他关掉门之后用手试图使升温的脸颊迅速恢复到正常温度时听见门再次开关的声音,他转过身,朴佑镇正好站在他身后。

头脑升温的时候会停止思考这件事是金在焕所不了解的,在此刻之前。他依旧用手捂着脸颊,朴佑镇被他发呆的样子惹笑,拉下他的手牵着他走出大门。

.....所以学长是会去H大吗?
嗯。
那学长就先去好了。

金在焕转头看他,看他笑起来还是一个孩子样,喜欢用舌头去顶住那颗俏皮的虎牙。他被猛的带入怀中,条件反射的撑手去隔开却慢了一步变成了双手搭在对方的肩上。

他不知道学弟的声音可以低沉到能带动他心脏跳动。

我随后就到。




林煐岷提着包找出来的时候看见金在焕就站在大门口,冷风吹的他脸变的红彤彤。他赶紧从包里拿出热贴来捂在金在焕脸颊上说你怎么站在外面啊。

金在焕目视前方,想被抽掉灵魂的躯壳。


煐岷呐,良久后他开口。

嗯?

他抬头,投入林煐岷往向他的黑湖。

......我好像感冒了。


TBC.


-----------------------------------------------------------


嘻嘻 久等了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