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無糖氣泡水

「自給自足」
「隨便看看」
「朴佑鎮 X 金在煥 林煐岷 X 金在煥」
「不定期更新 是甜的甜的甜的甜的」

-----------------------------------------------------------
無糖氣泡水

5

他想起小时候。

金在焕感冒反应特别大,持续的时间也特别长,反反复复的在感觉马上就要痊愈的时候病情又加重。感冒之后就玩起了小性子不喜欢理人也不吃药就蜷在被子里面,烧的脸蛋发红意识模糊也不愿意张嘴吃药。

他那天接到在焕妈妈的电话说让他去家里陪在焕一晚,他们因为有事回不了家,在焕感冒还有一点但还是要小心。像普通感冒一样,他觉得应该没什么,所以在结束了舞室的活动之后到很晚才回家,到家的时候他叫了几次金在焕的名字都没有回应,想着是不是还在外面闲逛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打开他的房门看见了鼓在床上一个大包。

以为他睡了,盖的那么严实害怕他呼气困难就走到他的床边想帮他掖一下被子,结果看见那人绯红的脸颊,嘴唇也干的开裂。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金在焕的身体不好到什么程度。他连忙给在焕妈妈打电话问接下来该怎么办,一边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袋给金在焕冷敷。他不太认识放在药箱里的那些药该吃哪些,金在焕感觉自己被抱着就一直嘟嘟囔囔地说着难受、难受。在焕妈妈给了他一个电话说打那个电话会有人过来给金在焕打退烧针,他打错了好几次才听见有人说我马上就来。

医生说今晚你可能会辛苦一点要守着他,点滴没了再给我打电话。林煐岷站在一旁,金在焕睡着了拉着他的手指不让他离开,他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被抓住的手,对着医生笑笑说不能送您了。

他一夜没睡,看着金在焕烧的眼睛发肿,不断用湿毛巾给他擦汗。

所以在听到金在焕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吓了一跳,他连忙抓起金在焕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让它们迅速回暖,又用热袋不断揉搓着金在焕的脸颊。金在焕被他揉的左摇右摆的,林煐岷看着他发愣的样子笑,给他瞪了一眼后收回手揣在大衣外套的口袋里。班长从包间里跑出来找他们,金在焕说要早点回家呢,刚才妈妈打电话催了。林煐岷站在他身后,避开班长的视线装模作样的模仿着金在焕的样子,被金在焕向后踢了一脚。

回家的路上遇见那件很有人气的炸鸡店难得不用排队,林煐岷扯着他的衣袖说买点儿,油炸食品高热量是人类永远的治愈之神,他忙着点头赞同快步走到外卖窗口大喊姨母,一份半半炸鸡,打包!

妈妈打来电话说不好意思可能会晚点回家,叫他自己解决伙食问题。金在焕一手提着炸鸡,跳起来攀住林煐岷的肩膀说我妈晚点回来你来陪我吧。

和着你买炸鸡的时候没打算给我吃啊,啊,有点伤心。他被金在焕推着后背说走啦走啦。

电视里正好播放了综艺节目,气鼓鼓地喝着被剥夺了冰冻汽水后塞给他的果汁,林煐岷问他今天药吃没,他忙着向嘴里塞鸡腿,眼睛黏在屏幕上,说吃了吃了。

那就是没吃。

林煐岷轻车熟路的走到厨房倒水,然后带药箱里找药,金在焕咽下东西之后,提高音量阻拦说我真的吃了。林煐岷还是把药塞进他手里,看着他一脸不情愿,说,吃了,我还不知道你。

厨房里的金色小锅里水滚的咕噜作响,金在焕跟着林煐岷进了厨房,看着他往水里下拉面,叫他回去坐着也不。

在焕啊。筷子在滚水里捣散着鸡蛋。

嗯?

你最近和佑镇很熟哦?

...........啊?

我看见佑镇抱着你。林煐岷说。

......啊啊啊....是他说要毕业了就就见不到我了告别一下....

他有些慌张的解释,他一慌张就结巴。

那就是很熟咯。

林煐岷关掉火,带上厚手套,绕开金在焕把锅子提放在餐桌上。

金在焕跟着他出了厨房,在他后面转圈说着没有没有,就见过几次面。

小锅放在餐桌中间,他两一人坐一边谁也没先拿起筷子。金在焕想感觉从这种气氛中挣脱出来,按理说他没必要解释什么,和谁关系好于谁交朋友这完全取决于他,可是偏偏有考虑到他确实有隐瞒一些事情而且这些事情的性质又带有点双面性,他懊恼为什么不早点解释清楚。并且现在林煐岷的氛围好像也不打算放过他,虽然他并不处于一个弱势的状态,但是林煐岷难得的在他面前表现出严肃的状态让他感觉事态的严重。

在焕你以前不会骗我的。

怎么怎么怎么我哪里骗你了,他放大声音给自己增加气势,可在和对方眼神接触的一瞬间有转开了视线。

你....他叹了一口气,又转头不知道看向哪里,半晌之后又抬头,拿掉小锅的盖子,热气从里面转出来上升融入空气,说,赶紧吃吧,等会就凉了。

他还是知道见好就收的,林煐岷语气柔了下来他也赶紧塌下故意耸起的肩膀,捣散了还洒在表面的蔬菜干。一般他会拉着林煐岷说很多话,林煐岷也一边给他挑菜一边回应他,可是今天他没说话,林煐岷也没说话。

.......啊啊啊怎么了怎么了嘛!他用力的放下筷子而发出了很大声响,这种比百米赛跑还紧张的气氛实在是让人难以进食。

.....你真的不知道吗?

怎么了怎么了嘛!

佑镇给我说他,他喜欢你。林煐岷低头拿起筷子,又放下,所以,你也喜欢他吗?

.............诶?




那个话题最终被他以“怎么可能,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等等如此的回答敷衍过去,他为这个问题感到堂皇和不自然,并且更多的是用音量来掩饰他的心虚。

林煐岷没再追问,他自然不提。

他没想到大学通知书来的这么早,林煐岷说早点去学校还可以去那边再看看学校附近有什么好玩的。他看看朴佑镇发来的短信问他可不可以见一面,林煐岷帮他收拾着行李看他磨磨蹭蹭地问他干嘛呢,他连忙回说不好意思没时间下次吧,还没看见发送成功就把手机扔在一边跑到了林煐岷身边。

妈妈也说你们早点去好不然又在家里折腾,把药分成两份分别放在金在焕和林煐岷的行李箱里,拉着林煐岷的手说一定要好好看着小焕。林煐岷自然是乐意担起了这个责任,只有金在焕在一边抱怨说我都多大了,妈你怎么还把我当小孩啊。

你本来就是小孩。他两异口同声。

只是连个好好的告别招呼都没打,金在焕还是发了个短信过去说我走了啊,你好好学习。只是那个1字消失,也没收到回复的短信。金在焕看见后在心里左敲右击说什么嘛.....又赌气一样把对话框删除后就关了机。

大学新生过的不容易,一边要考试学业,还要被前辈们用各种方式折磨指示着。他加入的社团里的一个学长老师折腾他,不想和林煐岷抱怨显得自己不太成熟就自己憋着,想着我也要上课啊怎么总指示我干这儿干那儿的,还好后面加入的新社员因为长得太好看了笼络了人心,帮着他说话才把他解救出来。

那个孩子自我接受说叫邕圣祐的时候,因为姓氏太特别了还被前辈取笑了不过在女性前辈的声讨之中没了声音。金在焕以为他们唯一的交集应该也只有他出手相救吧,不过那孩子之后总拉着他,还介绍了另一个社团的孩子给他认识。他想着这也是交朋友的一种方式吧,并且林煐岷好像比以前更忙了,他也需要维系新的关系。

说起来第一次听见那个名字的时候,是不同于身边人的姓名组合让他以为是个外国留学生。

啊.....外国人啊...这样的反应直到现在还被取笑。

他的生活开始被这样那样的人充实着,林煐岷的学校里他的比较远也只能一周来找他一次却每周都没有缺席,一天三次的视频提醒也没有缺席。站在教室外面的时候被姜丹尼尔看见后拍拍他的手肘说,喂,那个人是谁啊咋每周都来找你?这个时候他就义无反顾的抛下两位好友并且把书扔给他们带回宿舍说朋友啦朋友。

只是他没再想起那个学弟,他也刻意忘记,短信记录被删除之后他没主动联系过,对方也没再发过消息,好像这段关系不再存在。

捱过期末考试之后,金在焕在宿舍收拾东西回家,看见邕圣祐摊在床上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我不回,我才不回呢。他停顿了一下,又坐起来,在焕你陪我在学校住吧,我在附近打工一个人住学校。金在焕拿起手边一个颈枕扔到他怀里,让姜义建陪你吧。

我才不要呢......啊啊啊啊啊这家伙要去参加比赛!

反正我要回家,他背上书包,林煐岷刚给他发来消息说已经在宿舍楼下等他,拜拜了,这学期见。又走到他床边,俯下身拥抱,看不见彼此的表情之后轻声的在他耳边说多吃点儿,别太累。刚好被破门而入的姜义建看见一脸震惊的大喊着你俩背着我干嘛呢!

好些事情都快忘记了,坐在回家的车上他翻着手机,妈妈问他大概什么时候到好做饭了,又问煐岷也在一路吧等会直接把他带来家里吃饭。他回复说好,愤愤的吃着零食说林煐岷我妈好像只关心你。

林煐岷给他递卫生纸,说你都多大了还争宠呢。金在焕把手递给他让他帮着擦一下,我不管我妈之前还说我本来就是小孩,他又收回手,继续说,你也这么说呢。

你回去之后就呆家里啊。

嗯。

那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金在焕靠在座椅靠背上,看看林煐岷,又转头闭上眼睛。

再说吧。

TBC.


-----------------------------------------------------------

嘻嘻 鋪墊快寫完了 再等等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