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夏与蝉与风铃 1



院子里有一棵大树,夏天的时候上面结满了蝉。他在家里弹着吉他,窗户正对着那棵大树敞开,风扇开到最大档对着他的后脑勺吹,汗水还是顺着发尾一直藏到棉质的布料里,他扔开笔大声的对着正站在厨房里的妈妈说妈!咱家啥时候安空调啊!

今年夏天尤为的热,他搬了张躺椅到院子里的大树下,又牵了根长电线从屋里出来放在躺椅旁边,他一刻也离不了风扇,手上还拿着他姥姥编的蒲扇有一趟没一趟的扇着。

朴佑镇从学校回来进到院子里的第一眼看见了放在地上的风扇一下子冲过去当着全部的风,并顺溜的脱下校服之后扔在金在奐脸上,最后还念叨着热死了热死人了今年这个天偏要热死几个人才舒服。被挡风还被汗浸湿的体恤扔了一脸的金在奐不乐意了,把校服揉成一个团又重新朝朴佑镇的背用力的一扔。

“让开让开让开,小兔崽子就知道跟我抢风让开让开让开。”

“嘻嘻嘻嘻”,朴佑镇跑进屋,不一会儿又搬出张椅子放在金在奐旁边,“哥你啥时候回来的啊?”

大学今年比想象中的更早放假,兴许是真的太热了所有考试都提前了几天,忙到一直没怎么听过课的金在奐在最后那几天把所有时间都献给了图书室,所以当他提着行李箱站在大门口的时候也让大清早乘着太阳好准备晒晒好久没晒的被褥的妈妈。

朴佑镇的学校离得远,教导主任发话了说要集中管理,所以要求全体学生住校。金在奐开学晚,朴佑镇高一开学那天还是他去送的,自行车后座绑着被褥,朴佑镇坐在自行车前面的铁杠上双手都提着桶,装着生活用具。他的高中就是金在奐母校,带着小孩去报名的时候看到朴佑镇的高中班主任也正巧是他当时的班主任,送走他们这一届就刚好下来接新一届高一生。走的时候金在奐特地拉过班主任的手,市侩的装作大人的样子请班主任多多关照我们佑镇了。

给朴佑镇铺好床后金在奐早就满头大汗,宿舍简陋的八人间里面挤满了家长,他两坐在朴佑镇的床上歇了一会儿,金在奐转头对朴佑镇说,你妈是不是太放心我了,就让我来就是了。朴佑镇哼了一声,什么放心你,是相当放心我。

金在奐报大学的时候就是瞎报,他的成绩不上不下,说不了有多好也刚好上线,看了几个差不多的大学就随便的报上去,到老师更前过一遍的时候还夸他有好好的在选呢。既然被夸了金在奐就觉得还不错,倒是朴佑镇拿着他选出来的几个大学愁眉苦脸的,嘴上还嘟嘟囔囔的说咋都这么远啊。

咋?我们佑镇舍不得我啊?
蛤?说啥呢?谁舍不得了?你走之后我就去住你屋了,凉快。

其实最后录取结果下来之后就在隔壁市,汽车大概坐着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只是金在奐嫌麻烦,第一个节假日还打算回家一趟于是收拾行李之后到车买车站看到里里外外挤满了人还排出老远的对之后立刻转头回学校宿舍躺着,所以一学期才回家一次,到后面各种社团的事情和实习挤在一起也根本没时间回来。

离家之前妈妈说要送送他,他想了一下说不用了,他还要去看看佑镇。站在高中校门口给班主任打完电话后一会儿就看见一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小孩跑出来,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校园里只有偶尔出现一两个的老师,朴佑镇一边跑还要慢下速度双手贴裤缝的向老师问好,金在奐看着怎么都有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觉。

他说,佑镇啊我要走了哦,你好好学习。他用手拍拍朴佑镇蓬起的头发,说你又不好好梳头你头发本来就多。那哥什么时候回来啊?他躲开金在奐还想拍上他脑袋的手,想要帮金在奐提过手里的袋子也被金在奐拍开说不用不用我说完就走了。

你要好好学习争取一次性考上大学别去复读了,到时候哥在大学里等你。朴佑镇阻止金在奐说下去还冷哼一声,谁要去上你那个二流大学啊。原本以为金在奐会上来一个锁喉结果他也只是歪歪头,想了一会说也是,那你要好好学习,考更好的大学,我走啦。

朴佑镇被他满嘴的好好学习和突然的温情时刻整得有点儿懵,直到金在奐走出有点距离之后才突然大声喊他的名字。金在奐停下脚步,却没回头,他也不敢上前,就在后面小声的说,那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知道啦...

他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金在奐的电话,金在奐放寒假回家的时候被朴佑镇拉到小房间里质问为啥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被朴佑镇突然的气势吓到,话都断断续续的连起来说我又不知道你电话,不对,你根本没电话。朴佑镇被气的拉过金在奐紧紧抱住,那哥一个学期都不回来一次!

...朴佑镇你咋啦,突然这样。
...我很想哥嘛
那是谁之前还说谁舍不得啦。他学着朴佑镇低下声音模仿着他的语气,朴佑镇也不说话,只是抱着金在奐的腰左摇右晃的哼哼说哥就知道欺负我啊。
那你好好学习,上了大学就可以天天都见到哥了
...........
嗯?
在奐哥是傻瓜!
?????

朴佑镇丢下他跑出去了,吃晚饭的时候也没跟他坐在一起。洗碗的时候金在奐看见这么多盘盘碟碟发愁着,小孩倒挤进来了。鉴于之前小孩一直没和他说话,他也不开口先说了,气氛到有点儿尴尬了。他把洗过的碗放在一边,小孩就拿着抹布把每个碗上面的水都擦干净,每擦一个碗小孩就叹一声气,金在奐憋住笑问他怎么了。

哥去读书了都不记着我了。
记着,怎么不记着。金在奐想着再不能逗小孩了连忙哄着说,我记你一辈子。
那说好啊,那哥要记我一辈子啊,一辈子都想着我。
好好好,一辈子都想着你。听着小孩声音终于有点起伏了他答应下来。
那今晚我要和哥一起睡!
睡你个大头鬼啊!朴佑镇你太嚣张了!


TBC.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