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夏与蝉与风铃 3

夏与蝉与风铃

3

姜丹尼尔呼他BB的时候他正躺床上发愁,想着该怎么给教授交待,破罐破摔的想挂就挂吧,不就是交重修费吗。宿舍新安了红色的座机电话,现在连这个红色也看不顺眼。他拨过去还没开口就听见丹尼尔问他在哪儿,他情绪不高,说我在寝室呢。

雨好像下的很大,他透过电话听到对面的雨声,雨点敲在铁制的雨棚上发出砰砰声。电流声拉扯着嘶嘶啦啦的传达着丹尼尔的意思,他没听明白说谁来啦?谁?丹尼尔好像也有点儿急,说你在宿舍呆着吧我把人领过来。

恰巧班长这时候上来叫他到楼下拿资料,他想离开一会儿大概没事儿吧,再加上班长的语气好像十万火急,他拿上门钥匙跑下去。

班长好像比他还要再来几天,宿舍已经整理干净,好几个人挤在他寝室,从他手里拿着东西。班长问他东西都带好了吗,他支支吾吾的揉着鼻子说带带好了,可能是语气太过于没自信和敷衍,班长转头问他你没问题吧。他点点头说嗯嗯嗯没事儿,拿着资料的三步并两步的跨着楼梯。

他才刚上楼,丹尼尔看见他的头顶就开始抱怨说我不是让你别下去吗,我没拿钥匙啊。朴佑镇怯生生的站在旁边,眼神四瞟着环境,发尖还滴着水,怀了抱着黑色书包,看到他之后气鼓鼓的双颊也消失变成了露出的虎牙。金在奐问他咋来了,他举起怀里的书包在金在奐眼前晃了晃,说妈让我给你来送报告了。

行了行了快开门我身上还湿着呢。丹尼尔打断他们。金在奐把他拉进宿舍之后先把急着进浴室的丹尼尔拉了出来说让我弟先洗等儿别感冒了,把朴佑镇推进去之后又赶忙从自己的衣柜里那几件朴佑镇能穿的衣服,丹尼尔天崩地裂的叫喊声穿透浴室的门触及到朴佑镇的耳膜,他说金在奐我也淋湿了我也怕感冒你咋都不担心我我不跟你好了。他耳边有点儿发红,揉揉鼻子,又揉揉耳朵,把干衣服放在架子上打开水龙头。

朴佑镇洗的很快,他出来的时候丹尼尔还在闹腾,金在奐把毛巾扔他脸上说别嚎了快去洗吧。洗过之后的刘海搭在前额,嗷嗷待哺样的眼神看着金在奐,他问朴佑镇怎么来了,朴佑镇说,我不是说了吗,我给你送报告来了。

他把报告从黑书包里面拿出来,边角已经被折磨的发卷,他把资料放在丹尼尔桌上,问朴佑镇想吃什么。

学校附近的饭店因为学生大部分还没返校开的稀稀拉拉的只有几家,金在奐趁着菜还没上桌到外面去给丹尼尔打电话,让他今晚别回来了,到小老板那儿挤一晚上。丹尼尔十分不乐意,说金在奐你怎么能把我赶出来呢!

你不是一天到晚都往小老板那儿跑吗,我这是在给你制造机会你怎么还不好好珍惜呢?金在奐听着对方吞吞吐吐半天也没个结果,以为他真的有什么不方便,说要是真不方便的话,我就带我弟出去住。随后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补上一句你不会和小老板闹什么矛盾吧。丹尼尔一口否决没有,说今晚你们住吧,我去找圣祐哥挤挤。

班长说小组明天集合的消息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教授把整个小组的人都叫回来了。朴佑镇把被子摊开的时候听见金在奐说他要出去一下,你先睡。朴佑镇马上转身贴上金在奐的后背说不行不行哥去哪儿我去哪儿,天气潮湿又闷热,热气一下子蒸腾而上灼烧着脸庞发热,他本就不是很能忍受高温,偏偏朴佑镇粘人。他推开,说你这么大了还怕一个人睡啊?

本来不怕的,可是哥不在就怕。

小组会议是临时通知的,组长说要在工作开始之前筹备一下和提醒一些注意事项。金在奐没办法把朴佑镇也带上,给组长解释了一下让朴佑镇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翻书。

会议本来只是准备简短的开一下,说得那么几句也依然是每周例会上的那么几句,只是丹尼尔趴在桌上没精打采,金在奐看他蔫儿了吧叽的样子问他怎么了,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说小话被正在发言的组长发现了并处以眼神警告,会议结束了之后还把他两专门留下来语重心长地说你俩是组里的老成员了,要以身作责。随口嗯嗯啊啊几句答应之后,丹尼尔挥手和他说再见,金在奐拉住他问他是不是真和小老板出什么事了?丹尼尔面色凝重,也不开口,轻轻拍拍金在奐的肩膀说,我走啦。

金在奐目送他离开,朴佑镇已经倒在书上昏昏欲睡,手抓住书角,金在奐把他叫起来,说高三生起来了,回去了。一路上金在奐语重心长地说你困了就应该在宿舍睡觉干嘛跟着我来,朴佑镇也不开口,哧哧的笑。

准备睡觉的时候听见敲门声,金在奐正洗脸呢叫朴佑镇去开一下,结果他说哥我上床了你去开吧,气的金在奐一路快走从厕所出来一边指着朴佑镇说你给我记着啊朴佑镇。

金在奐开门之后一滴水流进眼睛,连着还没洗干净的泡沫一起眨的眼睛疼。黃旼泫看见使劲眨着眼睛的金在奐把他推进房间让他赶紧去洗洗,他把手上提着的特产放在桌上之后才看见丹尼尔床上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能和朴佑镇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金在奐出来的时候看见仿佛定格的两个人介绍说这是我弟,朴佑镇。又对朴佑镇说,这是我学长,叫旼泫哥。朴佑镇老老实实叫了之后金在奐心满意足地觉得他在外人面前还是给自己面子的,就扒着纸袋看了看又对黃旼泫皱皱鼻头说咋又是这些啊,哥我都吃腻了。

在奐啊,黃旼泫替金在奐抚顺因为洗脸而濡湿的耳发,贴在他耳边说下面压着你喜欢吃的软饼。他挣脱开抓着他肩膀的手,双手握住黃旼泫的肩膀说哥我爱你你知道吧。

我知道我知道,他捏捏金在奐的耳垂说我走了啊。金在奐嗯嗯的答应着眼神也一直没离开过纸袋,等黃旼泫走之后就开始把纸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拿出最下面压着的软饼,问朴佑镇吃不吃,他躺床上没音儿,金在奐以为他睡着了就拿着自己吃,尽管刷了牙也照吃不误。

关灯之后他迷迷糊糊的听见朴佑镇叫他,他不完全清醒就哼哼着答应,强打着精神问他干嘛。

哥你和你室友关系好好哦
嗯...
你学长也好关心你哦……
嗯...
哥...

听见没声儿之后他睁开眼睛就看见床边一道黑夜窜上他的床,他推着朴佑镇问他干嘛啊热啊。朴佑镇的鼻息喷在他脖根惹到他脊背发颤,金在奐想戳戳他的痒痒肉让朴佑镇起来也不见反应,放任朴佑镇趴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是因为他本身体热还是天气燥热,他拿起遥控把风扇开大一档之后却依然觉得热。他拍拍朴佑镇,硬的不行来软的还是行的,他说你快回去睡,明天我送你回去,我这儿还一大堆事儿呢。

他叹口气,孩子任性起来真的谁也劝不了,他刚想问朴佑镇你是不是叛逆期就听见孩子闷声闷气开口问他,哥你是不是和我全世界第一好啊,我才是和哥全世界第一好。

金在奐想天哪我对你还不好吗,他点点头说是是是,咱两全世界第一好。朴佑镇撑起来,支撑着直视着金在奐的眼睛庄严宣誓,我也会和哥全世界第一好的。金在奐心想小孩儿仪式感还挺重,摸摸他额前垂下的头发说好,那你快睡觉,哥就跟你全世界第一好。朴佑镇听见之后赶紧趴下害怕金在奐反悔一下,倒是金在奐有点睡不着了。

我说的睡觉是叫你回自己床上睡...

他请完假之后送朴佑镇到车上,他靠在铁杆上,朴佑镇从窗子上扒出来说哥我回去了。金在奐累的不行说行吧你快回去,好好读书啊。朴佑镇乖巧的点点头,金在奐叫他把头伸回去,要发车了,注意安全。

他隔着车窗看朴佑镇对他挥手再见。车身慢慢发动前进,朴佑镇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把车窗拉开,金在奐只觉得危险赶紧挥手让他坐好,就听见朴佑镇大声的喊出:在奐哥我爱你!

好好好我也爱你!

他挥手,朴佑镇得到回应以后把头收回,露出虎牙之后双手放在头顶比出心的样子。笑容带着感染病毒让他也笑着,接受了朴佑镇的第一次示爱。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