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夏与蝉与风铃

夏与蝉与风铃

5

黃旼炫的意思显而易见,只是当天晚上在拥抱之后也只是默默的帮金在奐收拾资料,牵着他手带着他回宿舍。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黃旼炫不说,金在奐被吓的不敢说。

丹尼尔隔天上课的时候看见他的黑眼圈惊呼:“哇,这么想我都睡不着?”他趴在教室最后排,把为了给丹尼尔占座的书拿回来垫在脸下撑着,他又困又烦,转过头拒绝回答丹尼尔。

不管是出于黑夜环境烘托得一时冲动还是长期压抑之后的情绪泄闸,但似乎对黃旼炫没什么影响,他们每天有各自的事,偶尔在校园里碰见,金在奐远远看见就绕道行驶,黃旼炫自是有眼力见,看见金在奐躲他也不强求着立刻要求答复,默认着是给他时间消化他们之间不仅仅存在的关系很好的前后辈关系。

金在奐看着日历勾勾划划计算着时间,掐着时间段想着该怎么向教授请假,丹尼尔站他旁边用肩膀撞撞他说要不今晚一起吃个饭呗。金在奐问他干嘛,和谁。被丹尼尔一下拦住肩膀强制挟持着向外走说革命胜利,成功占领高地。

一顿饭下来丹尼尔老是想对小老板动手动脚,倒是邕圣祐照顾着他的想法一直拍掉丹尼尔想摸上来的手,金在奐也只有尴尬的笑笑低着头装没看见。饭后丹尼尔眼神暗示金在奐先回宿舍,在接到暗示之后他以自己有事先走了的理由想现行告退,丹尼尔如意算盘还没拨响就被小老板当场截糊,推着丹尼尔肩膀说那你也赶紧回去,仍丹尼尔怎么耍赖也无法使邕圣祐改变心意之后贴着要亲亲,被晾在一旁的金在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看着两人卿卿我我表示你们再这样我真的要长针眼了。

回宿舍的路上,丹尼尔先开口说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好几次想要开口的金在奐自然知道是有什么事都瞒不过他,就好像有天然雷达一样,还是他喜怒都表现在脸上瞒不过。对于丹尼尔来说也是有担心,虽然好友从知道他的心意开始就对他说表示支持,但毕竟在这个大家都规规矩矩不敢跃半步雷池的时代,尽管他们这一代是先进进步青年,但是也和那些所谓的与世界对抗的摇滚朋克不同。

金在奐表示理解理解,恋爱自由嘛。他吞吞吐吐,路灯过了一盏又一盏,丹尼尔看着也替他憋屈。“...和男孩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啊……”

“......”

“...哎呀算了算了...”金在奐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这毕竟有点儿隐私。他也并不是八卦的人,这样看起来倒是带点其他的意思,他又补了一句,“啊啊啊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他赶紧摆着手想解释,又颓下肩膀。

“...呃...要说有什么感觉..我觉得也没什么特殊的。看着他就心动,看不见他就心慌,要去见他的时候我觉得从宿舍到大门的距离都好像是隔着十万公尺,想时时刻刻都让他在我身边,”他停顿一下,摸摸鼻子觉得不好意思,“...你知道的啦我以前...我以前谈过几次恋爱嘛,就总觉得少点感觉。以前好像觉得不和她们在一起也没什么,甚至有的时候觉得每天都打电话过来就像我妈查岗一样..呃..你也知道的啦,我以前还让你帮我说我不在,不过现在就天天都想和他在一起,呃呃呃呃,我也不知道啦……”他好像自己整理的也有点崩溃,把帽子摘下乱揉了几把头发又带上,双手蒙着脸,指缝间幽幽的飘出一句,“...就是喜欢。”

金在奐踢着脚,他新洗的白色球鞋被他踢起的黑色小石头砸的脏脏的。丹尼尔在旁边发出哧笑,金在奐推他一把说咦,你好肉麻。气氛因为丹尼尔间歇性的悲鸣和傻笑而变得稍微轻松一点,金在奐嘲笑他就像傻子一样。他们掐着点回的宿舍,阿姨叮嘱下次回来早一点,他们口头答应着其实谁也没放心里,大不了从后院翻墙进来,上楼梯便见到了黃旼炫。他手上提着一个好大的纸袋,看见他们上楼对金在奐笑,丹尼尔看着卡顿的金在奐猜的八九不离十,主动跑上前替黃旼炫拿了袋子进房间又对黃旼炫指指金在奐说了句加油。

黃旼炫拉金在奐到楼梯间里把他堵在角落,金在奐低着头不敢抬头也不敢动。他向来是把黃旼炫当作是信任的学长而没想到过其他方面的,虽然身边也有朋友又这样的恋爱关系但他从来没把自己往这方面想过。黃旼炫叫他的名字,他不情不愿地答应,因为相处的时候很舒服才予以信赖但现在却想要逃离,空气里的紧张分子快让他窒息了。

黃旼炫问他考虑的怎么样,其实到现在他脑子也是懵的,更别说什么考虑了。

“...在奐啊,我对你好吗?”

金在奐点点头

他突然俯下身,金在奐没路可退,黃旼炫在他前方几十里面处,“和我在一起,我会对你更好的在奐呐。”

你考虑考虑。

我考虑一下。

黃旼炫走之前在金在奐放松警惕之后突然转身偷亲了他的嘴角,金在奐被吓的缩了缩脖子。直到他回到宿舍看见丹尼尔已经拆开东西开始吃了都懵懵的,丹尼尔看他进来就赶紧上来八卦说没想到学长对你这么有意思哦。

他自然回避这个问题,关灯之前他告诉丹尼尔说过几天我要回家一趟。他不是很开心,说:“我给教授说了,那几天我的工作你来做。”

回家那天下雨,坐在大巴上看见雨点打在车窗上金在奐有点儿绝望,他可没带伞。他踌躇着要不要下车,在司机问还有没有人没下车的时候看见了站在站台里的朴佑镇,他忙着举手说有有有,在司机的埋怨声中下了车。

他在上车之前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本来想通知一下老妈说今晚加一副碗筷结果没想到是朴佑镇接的,简单的说了一下大概什么时候到却更没猜到朴佑镇会来接他。脚上还穿着家里的拖鞋,金在奐夺过他手里的伞说你不冷吗穿着拖鞋就出来了可真有你的。朴佑镇帮他提着大包小包,笑嘻嘻着说不冷不冷,气的金在奐在心里骂他缺心眼。

晚餐是在朴佑镇家里吃的,刚好是朴佑镇生日,还买了个大蛋糕放在中间,期间把爸爸抓起来敬酒他也像模像样的反复强调说一定要好好学习,被大人们笑着说这才有点哥哥的样子了。他吃了好多蛋糕,再加上最近被各种事情烦扰着也没怎么好好吃饭,他手里的东西还没吃完就被朴佑镇拉到房间里,后面还跟着他妈的声音说你哥还没吃完呢。

被朴佑镇安放在床上之后,金在奐舔完手指的之后问朴佑镇干嘛。朴佑镇坐在椅子上,把书桌上的卷纸扯下来几段抓着金在奐的手给他擦,在距离很近的位置和他对视,“哥哥没给我生日礼物!”

“你不没告诉你要什么嘛!”

朴佑镇突然站起身,金在奐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好像长高的一截。是青春期男孩普遍会发生的变化,朴佑镇高了一点,却比以前更瘦了,虽然他以前不能算瘦,脸和手都肉肉的很好捏,被朴佑镇反驳说哥你的脸更好捏。

金在奐被突然站起身的朴佑镇吓得突然后退倒在床上,还没起来就被朴佑镇拥抱着压在床上。他本来没想怎么样却突然想起上次也是被突然抱住挣扎着让朴佑镇松开,可是朴佑镇力气更大了,再加上他才吃了饭,一动肚子就痛,又想了想朴佑镇本来就喜欢对他搂搂抱抱况且又是在家里还是弟弟也就放弃挣扎,索性就随他抱了。

“所以你的生日礼物是啥啊?”

“那我说了哥一定要答应哦!”

“我考虑考虑”

“哥!!”

“好好好说吧说吧说吧!”金在奐看把人都急了就连忙哄。

见朴佑镇一直不说话,金在奐以为他不会真的要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吧,不过这次生日朴佑镇就成年了想想作为成年礼物的话过分点就过分点吧,理解理解,理解万岁。

“...哥可不可以暂时不要谈恋爱啊……”

朴佑镇说的小声,脸颊贴在他的脖根,“你是不是看你哥可以谈恋爱你嫉妒啊?啊啊啊行行行不谈不谈。”朴佑镇突然咬住他的脖子,虎牙像是要戳破他皮肤刺进骨肉,在听见回应之后才松口,手隔着毛衣摸摸金在奐的脊背,“那哥一定要遵守哦。”

“那我不遵守你也不知道啊。”

“我知道我知道的!”

“你咋知道的?你又没时时刻刻盯着我。”

感觉到脖子上的凉意他无法转头才发现朴佑镇正用舌头舔着刚才被他咬出牙印的地方,尖尖的虎牙在肩膀上的一个窝格外的明显,他拍拍朴佑镇的脑袋让他别舔了,他听话的放弃了变成了吮吸那一小块发红的皮肤,直到有一个小小的红印之后才抬头,“哥身上有我的印记了的话就是我的了。如果哥谈恋爱了的,身上就有别人的味道了。”

印记?

金在奐翻身把朴佑镇拍开之后拿着小镜子对着刚才朴佑镇吸的地方照了照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红印,转头讨伐朴佑镇的时候看到他笑的眼睛眯成缝,起身出门又被朴佑镇抢先一步堵在门口,说:“哥,成人礼是要bobo的!”无可奈何,金在奐想我就不应该回家。

第二天他便要回学校,毕竟不能离开他就,出门之前朴佑镇想送他到车站,被金在奐威胁留在家里,如果不听话就不遵守约定了。朴佑镇迫于威胁只有眼巴巴的看着金在奐出门,金在奐也依然没有放弃那句“好好学习”。

黃旼炫像是掐好时间一样,在他刚回到宿舍的时候就出现在他的宿舍门口,等待金在奐的答复。他老老实实说现在还不想谈恋爱,不好意思啊哦学长,黃旼炫盯了他一会儿,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一会儿一起吃饭,和丹尼尔一起。

一顿饭吃完他也觉得不怎么对劲,直到回到宿舍丹尼尔立马关门把他推到镜子面前指着他脖子,问上面儿的红印怎么回事。

他在才反应过来,啊,糟了,学长也看见了。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