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六金」無糖氣泡水

「自給自足」
「隨便看看」

「朴佑镇x金在奂 林煐岷x金在奂」

「完結啦 嘻嘻」


------------------------------------------------------------

無糖氣泡水  


6


林煐岷给他发短信的时候他正好玩着手机等着排在超市的付账队里,快过年的超市像是要世界末日一样在被疯狂采购。妈妈给他列了单子,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可以指使,自然承担了所有的跑腿任务。超市里暖气开的足,他点开短信界面后想把围巾取下来,拿在手里之后看对方又发过来发过来一条质问他问什么不回短信。


「我在超市」他偏头看了一眼前面还剩下几个人并且还提防着被别人插队。在离开家之前被妈妈扯了回去强制着把大衣换成了羽绒服,并且把今年新打的羊毛衫穿在了卫衣里面,外面裹着过膝的羽绒服把他整个人都从冷空气中隔绝出来。他左手还拉着购物车,妈妈精打细算的给了他刚好能买够购物单上的零钱,还是被他掐着缝儿挤出来了点剩余想等会儿去家楼下的小卖部买糖吃,不过轮到他付账的时候柜子里的五百元零钱似乎没有了,柜台阿姨给了他两块巧克力作为代替。


他现在有点儿后悔没有带家里的购物袋出来了,超市给的白色塑料袋被重物拉着向地下垂,两条细袋子刚好勒在他指节的沟壑里面,光是从地下商场站着斜梯到地上他就左手换右手换了三次,他收缩在袖子里面,被勒成红色的手指在冷空气中被迅速二次伤害到刺疼,金在奂考虑回家后向妈妈索要辛苦费。


“金在奂!”他避开人群走到面包房的时候听见有人叫他,回头就看见林煐岷向他跑过来,站在他面前喘出的白气喷在他脸上,他刚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话还没出口就被林煐岷揉着脸说哎一古我们在奂脸又圆了。他用抓着围巾的手给了林煐岷一击正拳隔开这个对他正进行物理攻击的好友,转身想走被一把提过手里的购物袋,被林煐岷推着肩膀走。


他们家的指纹门密码有输入过林煐岷的指纹,好几次金在奂当着林煐岷对妈妈说要换一个密码,随后又斜眯着眼睛看着大早上就来蹭饭的林煐岷说不然有些人每次都过来蹭饭吃,被妈妈以勺子敲头警告说煐岷又不是外人。金在奂站在门外惆怅半天还是退到林煐岷身后把他推到镜头前说我妈可能比较想看到你。礼貌性的摁了几次门铃之后隔着防盗大门就听见妈妈由远及近的那一句质问金在奂为啥又不自己开门,打开门就看见林煐岷站在门外翘着被风吹起的头发咧着嘴乖乖地叫一声阿姨,金在奂站在林煐岷后面眼睁睁的看着他妈的表情由生气到惊讶再到惊喜。


晚饭因为林煐岷的到来多加了几道菜,而金在奂只能遵守着医嘱眼巴巴的看着并捧紧了自己面前的一碗瘦肉粥,并且在晚饭后,父母在出门前还叮嘱他要好好洗碗把厨房收拾干净。他口头答应了,在听见了关门声之后就冲着窝在沙发上看晚会的林煐岷大喊谁吃的谁来洗碗。


林煐岷收拾完之后放下被卷起来的袖子,手臂上还有未被擦干净的水导致一直拉不下来衣服,金在奂蜷在沙发上吃果干,林煐岷把他屁股下面的毯子抽出来摊开盖在他腿上,抢过果干叫他少吃点儿,金在奂正看着电视里的小品笑的正欢呢就被人抢了食吃,一下子就不开心了说我还没吃饱呢,又嘟嘟囔囔的独自缩到沙发的角落埋着头埋怨说你们倒是又吃了排骨又吃了鱼,我就只喝了一碗粥,你们都吃得饱饱的我还饿着呢。声音小到林煐岷听的心里充满负罪感,觉得刚才抢了他果干的自己简直不是人,不过理智告诉他金在奂确实不能多吃果干。


他扯过一点点毯子也把自己盖住一点点挪到金在奂旁边趴下来伏在金在奂的背部,脸颊靠近在距离他耳朵尖几厘米的地方停止,磁铁的南极和北极相互靠近又被钳制的拉开距离,他低着眼睛问他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热的东西。正和了金在奂的心意,计划达成,他偏过头,还假装委屈的样子点点头,又抑制不住正中下怀的开心憋不住嘴角的笑意,抿着嘴往沙发的背垫上一靠,对上林煐岷的眼睛又点点头。


金在奂接到妈妈电话说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叫他们出去玩也行但是要注意安全。他站在电梯门口摁下楼键说好,转身对正在关门的林煐岷让他快点儿过来。林煐岷抓着他的肩膀帮他把围巾在脖子上捆了几圈,出门前他又想悄悄的把外套换成大衣被林煐岷极力阻止了。他记不住捆围巾,经常都只在感觉到冷的时候才后悔没有把围巾好好绑在脖子上。


到了夜晚最热闹的地方除了夜店精灵们的洞穴意外就属夜市,金在奂的天堂,不过他没吃过里面什么东西,一是林煐岷管着,二来对他来说好多他都吃不了。金在奂想吃烧烤,从下楼开始就念叨说要吃要吃,才刚路过夜市的第一个铺子就凑上去指着说林煐岷我要吃这个,搞得像是好几天没吃过一样。不过夜市好多重油重辣,他怕金在奂受不了一律无视带他到隔壁几个摊吃鱼饼,金在奂嘴里嚼着鱼饼眼里望着隔壁摊的炒年糕,说着清汤寡水没颜色的鱼饼汤不好喝。被林煐岷说行吧你就只能吃这个,有点了一份炒年糕,说吃吧吃吧,唰干净了再吃,被金在奂反驳说炒年糕的精髓就是酱料你居然叫我刷掉,被林煐岷默默的把盘子拉远之后赶紧妥协。


金在奂吃饱了就喜欢吼吼的叫,拿着吃剩下的签子在空中舞着,他声音叫起来高,引得好几个走过去的人都回头看,还不自知。林煐岷叫他赶紧吃别叫了,吃完了去买金在奂最喜欢的那家红豆饼,金在奂更开心了。


他高中就喜欢吃那家,不过因为学校离的比较远,况且他也并没有那么多时间自己去买来吃,都是林煐岷下课之后,偶尔有几次来找他的时候买过几次,不过林煐岷那时候也是高中生,虽然他从高一开始就常呆着舞室。摆摊的老板是一个奶奶,虽然头发白了很多但看起来精神很好,手脚也很利索,围在摊位上的人并不多。其实这家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人总是有所偏爱,或许是因为习惯,会遇见山珍海味,但最后却还是会怀念当初最熟悉的味道。


排队的时候他说想喝奶茶了,林煐岷正滑着手机呢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揉了揉他的头毛说就你事儿多,他叫金在奂排着队别乱走,街对面正好有一家奶茶店。他点点头,前面还有一个人,他说说不定我还比你先买到呢,被林煐岷敲头警告。


他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sns里的消息呈指数增长,快过年了大家都互相道贺,他认识的人多,学校里的人,集训的时候认识的人,林煐岷舞室里的人。指尖停在那个许久未联系的好友,他第一次看见朴佑镇的头像的时候觉得这孩子真的太不好相处了,从全黑的头像一看出来就不太好相处。他想着要不要发过去一句新年快乐,就当是群发的信息,不过又觉得太过特殊对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连点头之交在时间的流逝中都被消耗殆尽,而且他不太会撒谎,就算只是通过短信也有过露馅儿的先例,况且对方也并没有再给他发过什么信息,这样看起来倒是他先憋不住了。他上下滑了两次,又点回信息界面,把新年快乐也设置成群发信息,在点发送的前一秒又悬崖勒马把朴佑镇的名字从群发名单中去除之后再重新点了发送。


奶奶问他要多少个红豆饼的时候他想了想说要十个吧,正好两个人平分。「在奐哥?」声音太过熟悉从记忆的深海打捞回来,金在奂转过头看见朴佑镇站在队伍外面,旁边站着和他一个舞室的朴智训。直到奶奶把装有红豆饼的牛皮纸袋递到他手里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他走到一边才抬头看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才后知后觉问朴智训去哪里了。朴佑镇自顾自的从纸袋里拿红豆饼出来吃,刚做好的内馅儿还发烫,一咬一口烫的嘴里来回的颠倒,他说他让朴智训先回去了,又提过金在奂手里的纸袋,问他回家吗?


要等煐岷来着。他想。不过却走在那条熟悉的回家的路上。他没来得及拒绝朴佑镇就被牵着手走,他本来顾及着虽然他两也曾经有过一段比较相熟的日子,但是毕竟也已经距离很远了,他也觉得就算只是友情也被消耗了。朴佑镇先踏出了那一步,一下子就把空白的这半年全填满,用一个温暖的手心填满,里面似乎还填充着红豆的气味,呼啸的寒风都钻不进手指相握的细缝,他出门的时候觉得今天挺冷的,现在却觉得被烧得滚烫。


金在奂不知所措只被牵着鼻子走,也觉得自己不争气好歹也是个成年人。刚想反驳就被朴佑镇扼杀在摇篮里,他说:“哥的手好软哦。”


那是因为练琴,金在奂在心里回复。不过他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觉得心里烧,只得低着头一步一步的看着脚尖向前走,在心里画着圈圈,把自己禁锢在里面也想着像书中写的坐下来打坐让心里回复平静,可是那个冒着红光的红色圆圈不断的向中心缩小至最后只剩下一个脚尖的位置,他只能踮起一只脚,艰难地维持着自身的平衡让自己不至于跌落到圆圈外面的危险世界。


“哦,到家了。”他也跟着抬头想怎么这么快,却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恋爱的少女一样觉得不应该,还是应该拿出哥哥的样子于是挣脱开还被朴佑镇抓在手心的手,又抢过朴佑镇抱在怀里的牛皮纸袋。对着他挥挥手说:“嗯,你回去吧。”语气听起来冷漠又无情,像个大人一样在心中为自己点赞,朴佑镇好像不为所动,他收回的手插在自己的外套口袋里,金在奂想他穿这么点儿不冷吗,没注意到朴佑镇走近到只剩下鼻尖的距离,他刚想叫出声就被触碰了唇角。


他捂着嘴巴向后推了几步抵在单元门的大门上,紧张到结结巴巴的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都出来问朴佑镇干嘛。朴佑镇却继续凑近,压缩着仅剩的狭小空间,他把金在奂围困在双手制造出来的私人领地里,说:“可是我等不及了。”他喘了口气,有低下头缓了一阵,金在奂没听见声音悄悄地转头时正好对上他望向他的眼睛,“我现在就想和哥哥在一起,行吗?”


红色圆圈不断紧缩,发出刺眼的光之后消失在他脚尖的接触安全区域的最后一点地界,他落在朴佑镇的大地。







直到他摁上电梯的上楼键脑袋还晕乎乎,他拿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的几十通未接来电才想起在林煐岷走之前叫他在原地等他。


可是他没在原地等他 


他选择和朴佑镇一起离开。



END


--------------------------------


北極有話要說:


拖了很久很久不過還是打算拿出來完結

結局也不知道是不是爛尾了不過對我本身來說完結了就算是了解了這一件事了


致力於寫冬季溫暖小故事的北極祝福大家在這個冬天都能有人裹手心有暖暖的懷抱可以钻


希望小金也能過的很溫暖 在這個冬天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