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托

「旼奐」恆溫儲藏

#2

冰箱里还有前一天买的三明治,外包装贴着保持期为两天。借助黄色的灯光,金在奂看清楚了保质期之后,拿出三明治放在厨房的操作台上,计算好还要几个小时就要过期了。

他合衣倒在床上,回家的时候看见还未关闭的电脑上显示的页面还留在他报告的最后一页。凌晨四点已经不再似前半夜那样安静,偶尔在楼下有走过的人和开始进行打扫的阿姨,扫雪的声音嘶嘶啦啦在他耳边扯开。他定好了闹铃,准备再睡两个小时。

他不好开口说话,电梯下降到个位数,他默念着在每一层楼下降之间的间隔。该怎么开口呢?过得好吗?看起来过得很好。什么时候回来的?似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有没有女朋友?

女朋友?

他和黄旼泫的关系似乎也没有亲近到可以询问对方如此私密的问题,最起码是从现在来看。如果硬要说有什么联系的话,那把大学初期的那一段小打小闹也算作在内的话,他们也可以看作是曾经有过一段无比亲密的关系。对方说在一起,他觉得没什么损失也不介意恋爱关系中的双方是异性还是同性,于是和对方开始了抛弃掉高中生身份之后的第一次恋爱。丹尼尔和邕圣祐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被他的开放和某一种程度上的随和震惊之后,在表达了对金在奂不同于他外表的感叹之后互看一眼,收紧衣领,对彼此隔开一个座位。

他之前也谈过几次恋爱。辉煌耀眼的金在奂高中时期作为乐队的主唱尽管在教学楼下挂的百名榜上无法寻找到他的名字,但是却因为在学校年末的圣诞晚会上的表演而在每个学生中留下的深刻印象,虽然做不到人见人爱,但是金在奂,作为乐队主唱的时候,也是没有空窗期的。很果断的作为一段感情中的把控者控制着情感的进度,虽然这么说对另一方不公,但是金在奂也绝不会让自己失控。他很好的抓住了方向盘,对打上副驾驶的那个是人来说没有可以自我决定我要在哪里下车的权利,或许是下一个十字路口,也或许是下一个换乘站点,开始的时候他停在你面前说来吧,诱惑着你上车,他说好走不送的时候,也依然没有选择的只能打开车门,看着他却下一个站点对下一个人打开副驾驶。

仔细回想一下似乎这段感情没有谁先说结束,黄旼泫接受了教授提供给他的海外交换名额,并不是什么私下交易,光是靠他的个人绩点和分数也完全够格。黄旼泫来问他要不要接受的时候,他刚好在他们的出租屋里整理黄旼泫洗过的衣服。

“去啊,为什么不去,这么好的机会。”他回答。

似乎这就是开端,邕圣祐特地跨过两个校区来找做兼职的他,问他到底爱不爱黄旼泫。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被这样询问,隔着邕圣祐去看空着的点单台前有没有人准备点单,刚好另外一个兼职生敲开门,在看到他时朝他挥了挥手。

他说爱,怎么不爱,如果不爱的话为什么要在一起。似乎在一起的必要条件是相爱,于是在一起的双方在这个真命题的前提下也被定义为相爱。相爱基垫于陪伴守候等所有单个人无法独立完成的活动之上,所以在完成这些相爱前的必要关卡都亮起了三个星之后也就能成功到达相爱,相爱只是简单的通关游戏。在茶餐厅和朋友聚会的时候看见他领着别的女孩走进来的时候,邕圣祐转头看他,还询问他什么时候分的手。他甚至可以容忍黄旼泫在和他交往的时候去接受另一个人的亲近和好感,却反倒被质问爱不爱,他已经割地到这里了,也依然质问到底爱不爱,问到最后连他自己也产生了质疑。

我到底爱不爱?爱是什么?

在他年少无知的青春岁月里所能给予给对方的只有自己的虚无缥缈又看起来最沉重的情感。有人云淡风轻拾起,有人又觉得重于千斤,他曾经开玩笑说我把这个东西送你算不算礼轻情意重,或许是他所表现出来对感情淡漠的样子太深入人心以至于没有人把这句话读出来。在黄旼泫要离开的那天他也主动提议说要去机场送送他。起飞的时间是晚上八点整,他提前一天去接了朋友的车,在刚好提前起飞时间两个小时把黄旼泫送达到机场。他要说再见,在刚要开口的时候就被对方首先说了出来,金在奂不知道对方的立场是什么,但他并没有做挽留的习惯,比起最后弄得一团糟不如在一方提出分开的时候大家体体面面说一声祝好。他点点头,对方拉着行李箱站在他面前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也站起来,耳边是那句“反正你也没有爱过我”。

他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想着想着睡着了,手上还握着手机。距离闹铃响起还剩半个小时时间他却没有一点想要在睡下去的意思,这几年他的睡眠变得越来越差,做工作的时候想睡觉,一挨上枕头却无比清醒。他取消了闹铃之后,给邕圣祐发了条短信之后用熨斗烫昨天被弄的发皱的西服。他还是用的原来和黄旼泫一起住的时候买的那个熨斗器,很多东西他都依然还是用原来的东西,在他们还能正常使用的时候,金在奂确实没有多余的钱来任性的把所有关于黄旼泫的东西都换掉,他自己都过的能省则省。

邕圣祐打来电话问他发生什么了,他也没打算遮拦就说昨晚上回来的时候碰到了黄旼泫。

分手以后他们从各方面都照顾了他的心情,再加上自从那次分手以后他也没再谈过恋爱以至于在给旁人一种他受了很重的情伤的假象。他自己也反思自己这样似乎有点儿太小题大做了,他们恋爱的事情没多少人知道,他的好友,黄旼泫的好友似乎知道的也很少,就像地下情侣,有时候看见黄旼泫和别的女孩儿走在一起的时候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才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可是哪里存在什么第三者,就算身份立场对换,对方也是在完全不了解真实情况的基础上在靠近。他不擅长占领,希望一切顺其自然,也希望最后得到的那个人、那份感情,也顺其自然。

邕圣祐压低声音,他靠在走廊的墙壁上看着斜肩的污点,是他昨晚从家里跑出来太急了踢到路边的路台,他踌躇着到底要不要叫金在奂下班之后再过来一趟,以他一个人的力量不管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压制不住丹尼尔,金在奂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他的弱点。他确实是想留找他,但就目前来看他既不是盾牌也不是软肋,更无法成为某人的威胁,他无路可走了。

金在奂听着对方几乎哀求的声音劝他,只可惜了昨晚没有看清黄旼泫的科室,不过他们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过去这么多年不管是手机还是SNS都没有变化过账号,要对方真的有心再和他产生一些什么联系的话,也不一直把时间停留在现在。一切都留在过去,没有什么能带走的的。

他答应下来说下班之后就过去。出门之后才想起放在操作台上的那个三明治,今天不吃就过期了。他拍拍脑袋径直走到路边开始炸油条的小摊贩,又给自己买了一杯豆浆。公司的写字楼不准外带食物,平时隔壁工位的小姑娘偷偷摸摸带点儿零食藏在柜子里趁上司不注意分享给他。他今天外套里还有一袋昨晚从丹尼尔家里顺过来的软糖,安心的摸摸包,又想还是下班带给丹尼尔吃。

这是他在这家公司工作的第二年,比起前两家公司来说待遇算好的不过他最近又开始盘算着辞职,辞呈在电脑的某个文件夹中躺着被他时常翻出来看看,不过在他看到卡上的余额之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公司来挖墙角,他最近也没有精力再去准备新一轮的面试。

丹尼尔的事情就花光了他大部分闲余时间。

下班之后,邻桌小妹照常通知他今天有部门聚餐活动,他面露难色的提起自己的公文包走到领导办公室说今天要去看住院的家人,没有办法参加聚餐了真的很对不起。在他鲜有的几次缺席中,每一次第二天邻桌小妹就敲响隔板说昨天老板很不高兴。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于是就算经济困难也把辞职提上日程。

目送老板的车离开之后,金在奂扯开领带解开扣在最上面的那颗扣子,把衬衫的下摆从裤子里扯出来。他走到自己的车旁边,把西装外套和大衣放在后座,拿出备用的卫衣和球鞋换上,就算参加公司好几年了也依然不习惯那套正式的着装。公司离医院差不多是从家到医院的距离,他开到公司楼下的便利店门口停下来去买了点软糖给丹尼尔送过去,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哄不哄得好。

房门打开的声音惊扰了正靠在床边休息的邕圣祐,他连忙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购物袋,把金在奂推到他刚才坐的位置上。他没办法把丹尼尔劝开,把他额头上的被子拉开似乎比盘古开天地还要难。金在奂看见邕圣祐束手无策,拉拉被子喊了一声丹尼尔的名字,却还不见他露出来。他转身示意让邕圣祐出去一下,在听见关门声之后才把椅子拖动到离丹尼尔较近一点的地方扯他抓的牢牢的被子,他也有些生气,这一次他折腾持续的时间太长了让他不自觉的加重了语气,才换来了丹尼尔露出脸。

“…非她不可吗?”

他劝不动丹尼尔,他没办法理解他的心情,要付出所有不留退路的实现一件事情,他把自己逼上绝路,和对方拉紧一根互相拯救的绳,谁先向里走一步放开就让对方掉下悬崖。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在相爱这件事情上。他一边在很欣慰于每一次丹尼尔陷入恋爱中得到的幸福与满足,在另一面又对他格外的担心,与他而言,每一次分手都是一次炼狱,而他在旁边看着他在这炼狱中走一遭,却也无能为力。

丹尼尔咬着嘴唇把头偏向另一边,洗得变成淡蓝色的床单变成深蓝色,被他抓的起了褶皱的床单压在他的身子下面。金在奂俯下身子,双手穿过他的背拥抱住他,忽视丹尼尔捏住他肩膀的手,忽视擦在他的脖颈上温热的泪水,忽视他怀里颤抖的身体,他能做的只能是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安抚着他,他没办法帮他消化情绪,他能做的只有陪伴。

劝告着丹尼尔把放在保温桶里的粥喝了之后,确定了丹尼尔的精神状态稳定之后对丹尼尔说自己明天还有班,圣祐哥照顾你。在得到理解之后他退出病房,邕圣祐看见他从病房里面出来立刻站起身来,用眼神来确定,金在奂对他点点头,说我先回去了,又拍拍他的肩膀,迟迟没有挪开。

站在电梯门口的时候他没想到他们会和昨晚以同样的方式相遇,在他还在思考今天的晚饭是不是又只能在便利店解决时,他从打开的电梯门里看见了和昨晚看见的同一张脸,不同的是今天黄旼泫换下了职业装,衣服的选择和大学的时候并非大相径庭。

他大步的走进去,和黄旼泫并列站在同一排。他不准备搭话,也祈祷着黄旼泫也不要开口说话。如果时间能磨灭些什么,就带走那些曾经他做过的冲动的决定吧。周围的红色圆圈消失,金在奂想赶快逃出这个空间,在大步走出门的同时被黄旼泫拉住手臂。

他不敢回头,垂下的那只手捏紧着刺痛自己才得以抑制住自己的颤抖,却听见后面的他开口说:“我们谈谈。”

他说:“我们谈谈,在奂啊。”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