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托

「旼奐」恆溫儲藏

#3

他的车是贷款买来的二手车,当时车主急需用钱他也迫切的需要一辆车作为代步工具,把老家的旧屋作为抵押之后和爸妈留下的存折上的钱一起买了下来。尽管他只开着这辆车在这座城市盘旋,还是想在遥不可期的未来搭上曾经那个坐在他副驾驶的人,在城边的山庄品一杯茶。

黄旼泫在不远处的自动售货机接了两杯杯热可可小心翼翼地端过来,他弓背快速而又小步的走着害怕在晃动的过程中把高温的饮品打在手背上。他还是答应了下来,在医院前的广场坐在路灯下的木椅上看着远处走过来的那个人,天色还不算太晚,却还是看不清那个人的表情如何。

他没料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情况下再一次相遇,准确的说他没想过他们还会再一次相遇。邕圣祐在飞机达到目的地的三天后在他兼职的咖啡店里捉住了他,在角落的座位点了一杯无限续杯的咖啡等他换班,可是他没注意到外窗玻璃上的兼职招聘,另一个兼职生因为要高考辞去了这份工作,那天他等到了晚上十点之后店铺关门。丹尼尔也赶来说电话打不通,揽住他的肩膀就往他们常去的那家烤肉店的方向走,说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呢。他觉得无所谓,身边的朋友倒是都在帮他屏蔽这个名字。他摸着装有热可可的纸杯,凑在鼻子下闻闻味道之后又放下,这里距离医院近,所有东西有似有似无的沾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黄旼泫坐在和他同一张的木椅上把着另一边的扶手和他隔出一段距离,端着和他同样滋味的那杯热可可在手心暖着身体。

金在奂今天出门的时候依然忘记拿上那条挂在门口的围巾,他出门的时候只顾着应付邕圣祐的电话而忘记照顾自己饱暖,晚上温度较白天降低了几度还刮起了寒风,他把羽绒服的上领扯紧围在一切来隔绝不断通过卫衣领口灌进他衣服里的冷风。手机在外衣口袋里不断震动,发出的声音让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指向了红色按钮,他把手机重新装进外套口袋之后,对方即使被挂了电话之后也依然孜孜不倦的拨打他的号码,索性拿出来关了机彻底斩断了对方的来电。他不能耽搁太久的时间,医院到达今天晚上部门聚餐的餐厅不远,他必须在散场之前赶到。黄旼泫一直不开口,金在奂微微皱眉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把那杯纹丝未动的热可可放在旁边的垃圾桶上,站起身对黄旼泫略表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啊,我有点赶时间,就先走了。”他光顾着自己说完就往车库的方向走,呼出的白色气体重新打在他脸上,今年冬天很冷,风向后吹拨打开他的衣服。

黄旼泫拉住他的时候还没喘匀气息,不断从他口腔里喷出来的白气蒙在金在奂的眼前遮住一些视线,金在奂向后退了两步反射性的去挣脱开捏住他肩膀的手,惹得黄旼泫因为他突然剧烈的动作而僵在原地,半抬起的手停在空中让金在奂也有点儿不知所措。他张张嘴向开口解释,后面的路灯发散的光线进入他的眼睛让他停滞下来。

“啊,不是,我是想说,要不我送送你,如果你很急的话。”黄旼泫又用指着一个方向,“我的车就在那边,很快的。”

车停在酒馆外面的时候,金在奂没有打招呼就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也没有听见黄旼泫在后面喊些什么就跑进去。他第一次穿着平时穿着的衣服来参加社会活动,严肃又刻板的西服能帮他挡住不少不怀好意的试探和入侵,他提心吊胆着躲在餐桌的最后面和领桌小妹挤在一堆。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围着职员们所坐的位置一圈一圈的搜寻可以进攻的目标,金在奂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也还是被发现,被经理提着卫衣背后的帽子凑近说着哎哟我们金专员来了,这么晚才来不是要罚不止三杯是不是。邻桌小妹瞪着眼睛也只能可怜巴巴的被其他职员隔开远离是非之地,抵在嘴边的酒杯和扶着后脑的手让他没有办法再推脱,只能在旁边人的起哄中被灌下一杯又一杯酒。

他扶着墙壁,双脚相互踩着走到卫生间用清水泼在脸上强迫自己清醒一点。他酒量不算差,高中时候就开始背着大人在每次成功演出之后打着庆祝的幌子去尝试对当时的他来说是违禁品的酒精饮品,对社会所明令禁止的他们不适合的东西有着强烈的尝试意愿。可是这次他从医院直接过来,中午处理经理分配下来的报告导致没来得及去食堂解决中餐,就用抽屉里补充糖分的能力棒对付的几口,胃里泛着酸水上涌,他双手支撑着洗手盆两侧,仿佛从喉咙里面可以听出轰隆的声音,是一声惊天的巨响。

出来的时候聚餐已经散了,小妹抱着他的羽绒服坐在原位等他,看到他出来之后连忙上去扶着他,寻找到一个支撑之后脱了力的想往地上倒,被小妹搀扶着走出酒馆。小妹问他家在哪里,他头疼欲裂,胃里也烧着火,对小妹甩甩手让他先走,张开嘴便只能看见喉咙还冒着被炭烧过后留下的一缕白眼。

“你走吧,我扶金在奂回去。”随即进入了一个怀抱。那股熟悉的味道窜进他的大脑努力的打开被他层层封锁起来的那一段记忆,它们拼命地拉扯着锁链挣脱而出,那些画面铺天盖地的连在一起向他砸去——他们第一次见面、交往之后和丹尼尔的第一次聚会、嬉笑打闹着的第一次纪念日,第一次第一次,他和他一起度过了无数个第一次。还是那一股熟悉的桃子味,是他第一次和丹尼尔去学校的解剖楼探险的时候装进那个怀抱闻到的味道,周边都是刺鼻的福尔马林,唯独他是不同的。

就像医院周边都被沾上了不可抹去的消毒水味道,唯独他,像具有天然的隔绝层,把所有不适合他的东西都隔绝开。

包括他。

车内的热空调开到适宜的温度,他窝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黄旼泫伸手拉过他旁边的安全带帮他系上,温度的上升带动着他身体里的酒气开始翻涌烧得他双颊通红,他双手从外套里拿出来贴在脸上为自己降温,冰冷的手背贴上来的时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颤,酒精席卷大脑之后变得迟钝,路灯明晃晃的照着前面的路,他侧过头看正在开车的黄旼泫的侧脸,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人是谁,又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似。

他和丹尼尔的饭局少不了酒,成年以后更是肆无忌惮。最开始是丹尼尔带着他一起,五六瓶烧酒两人对半分喝个五层醉,后来他两都觉得不过瘾就在路边盖着红布的小食铺子不断的喊“姨母再来一瓶烧酒”,最后两人互相搀扶着坐在路边互相傻笑,他支撑给邕圣祐打电话谈天说地,说圣祐哥来接我们呀。邕圣祐接走了丹尼尔,他却坐在路边看着车子停在他所依靠的那盏路灯旁边,黄旼泫从车上走下来把他从地上捞起来,把他放在副驾驶上,俯下身帮他系好安全带。

黄旼泫坐在身侧操纵着换挡器,他也跟着上去摸摸黄旼泫刚才摸过的地方,得来一句“别闹”,他就不闹了,安安静静坐在他自己位置上把自己闷在上车之前黄旼泫给他围上的厚厚的毛织围巾之下。以为因为自己的话不开心了而在下车的时候在便利店里买他最喜欢的蛋糕和解酒药,提着蛋糕盒再一手把不愿意移动的金在奂拦腰从副驾驶里抱出来。丹尼尔说黄旼泫太宠他了,他喝了一口煮开的辣汤点点头,隔着热气问他你说什么?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从什么时候就出问题了?

如果只是因为单纯的不再相爱了或者是有了另外想要再相爱的人的情况下说再见他也能充分理解,可是像这样在就算连自己也正沉浸其中为对方付出却被突然被对方斩断掉要去牵着的手,被对方告知没有感受到过他所表现出来的爱意。可是爱意要怎么表现?是牵着手在所有人面前表达我们是正在相爱的关系,还是拥抱着在广场上大喊“我爱你”昭告天下才算是完全的爱意表达。他以自己的方式抒发却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可,连他要表达的对象也感知不到来自他的任何讯号。

他猜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导致旁人的困扰或者不开心,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要充分考虑别人的心情和处境而不是独自抒发自己的烦闷,所以一再退让。金在奂的人生选择而造就了他注定要是成为接受的一方,接受别人的心情,接受别人的脾气,他在双方关系中不断地后退以换来暂时的宁静。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导致对方开始产生烦闷,他胡乱猜想开始变得寸步难行,他手中没有地图,却走进了一座迷宫。

黄旼泫说他从来没有爱过他,邕圣祐问他到底爱不爱黄旼泫,到底怎么样才算是相爱。那些他不太常放在嘴边的字眼是不是就是相爱的表现,他站在他的水池中央,是不是要这些词语搭成一座桥才能去牵那个人的手。他以为对方能感觉得到,可是对方在此之前就放弃了转身离开。

车子拐进他所熟悉的那个小区,时间太晚以至于守门的大爷已经进入到值班室里睡觉,他抬头看看大门上方挂着的几个红色大字,黄旼泫站在大门的一侧摁着门铃示意大爷把大门打开好让车子开进去,他居住的老式居民小区只有露天的停车车位,他猜想这么晚回来大概也已经没有空车位了,天黑了,黄旼泫大概又要走了。

眼睛不听话的下耷,他开始眯着眼睛打盹,黄旼泫转动方向盘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停在他熟悉的位置。他在脑海中规划着从这里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需要几分钟,买好了他喜欢的蛋糕和解酒汤需要几分钟,黄旼泫从不远处走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把他从座位里抱出来需要几分钟,这几分钟掉进时间裂缝里面被不断的拉长、重现,然后又回到现实,再一次掉进时间裂缝里面循环往复,他在里面一次一次试验,寻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从哪里开始就注定要走到这一步。

黄旼泫取下车钥匙塞进大衣的外包里,绕到另一边去开金在奂的车门接他下来,他一只手穿过金在奂的腰后让他贴向自己,把金在奂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的动作在隔了几年之后重新复制粘贴。金在奂醉到不行,下巴支撑在他的肩膀上不断地把鼻息打在他的后颈上,他在金在奂的外套里搜寻着开启单元门的钥匙想要快点送金在奂上楼,却被他压在单元门的墙壁上无法动弹。他拍拍金在奂的肩膀,低声在他耳边亲声的安抚金在奂。

“我爱你。”楼道新换了白色的灯泡,被他的声音下灵敏的发出刺眼的亮光。他抬起头的时候眨了两下眼睛,他的手压在黄旼泫的背部,手背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刺激着他想要收回手揉下眼睛。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又眨了两下眼睛,在黄旼泫的大衣领口蹭了下从眼睛里不断涌出的热泪,他不擅长占领,却也想要在眼前这个人身上留下属于他自己的印记。不断重复的这三个字从他大脑里流出来,从他眼睛里流出来,从嘴巴里从五官里从身体里从他的内脏里从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中流出来想要通过肢体接触传达到那一个人的身体里面。他重新扑进那个怀抱,那个与所有东西都适宜却又截然不同的怀抱,大喊着我爱你,向那个人胸膛喊着我爱你。


这一句我爱你,是迟到了五年的歇斯底里。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