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托

「旼奐」萬分之一愛情


#1

他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点过分的偏执,也想过尽量克制一下自己不过多的去把他们当初约定好属于对方的私人空间也一并归属到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偶尔也有过界的时候,事后他也有安慰自己是处于某种关心与担心而不小心越过了界限,对方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撩开棉被把剩下的半张床给站在床边道歉的人。他觉得自己是能拿捏好这个度的,就算他已经将双方都置于崩溃的临界点也有自信在最后的时刻一把拉住脚掌已经跨过悬崖的他们。

不过这次好像有所不同。他没想过会闹到如此不可开交的地步,金在奂的反应超出他的预期。原来他们也会因为这些事情吵架,会分开站在客厅的两边,以沉默示威,像两头已经经历过一场斗争的雄狮,守在自己领地的边界大喘着粗气。大多数时候首先示弱的是金在奂,在某些角度上黄旼炫认为自己是这场斗争中的胜利者,他把对方成功的压制在自己羽翼之下,好比强者对弱者的庇护,能凭借着对方对自己的依靠,就此操控对方的四肢和思想,享受这场关系里的游刃有余。

他指着电视墙边挂着的白色钟表,双手挽在胸前,俨然一副家长姿态问金在奂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现在都几点了。金在奂刚回家,脱到一半的大衣还剩下半只胳膊塞在袖管里面,他本想小声的,在不打扰到黄旼炫休息的情况下进到卧室里休息,寒气还在身体里来回旋转,玄关灯就被猝不及防的打开。

站在金在奂的角度来说,作为社会人,加班到凌晨三点也不过是很正常的事,就算半夜被电话吵醒也要马不停蹄的赶到公司为迎接第二天的检查做报表这种事也屡见不鲜,恰逢年末工作量比平日里大许多,各种报表都需要整理成册,将一年里累计下来的各种数据整理入库也不能只依靠每个月所做的月末报表,要将资料库里关于今年交易事物的资料全部重新进行核对。他也有提前给黄旼炫打电话请示今晚可能会回来的晚一点,对方在电话里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可电话里那个让他别太忙注意休息的人和现在站在他对面,连让他走进家门的时间都不给就开始质问的人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场面好像不是两三句玩笑话就能敷衍过去,他手上提着在公司楼下买的杯子蛋糕,透过蛋糕盒表面的透明塑料膜还看得见装饰在蛋糕上的红色玫瑰花。最近长时间坐在电脑桌前打字,颈椎的老毛病又犯了,他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放在鞋柜上。他也不是过得美国时间,伏案一天还有精神和黄旼炫站在玄关前就关于他什么时候应该回家这个问题争论,尽管他强调了无数次自己已经不是未成年,可以在十二点钟声敲响以后再回家。

但黄旼炫不准备放过他,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拉住他的手臂。他没力气挣扎,满眼疲惫的抬头看他企图用这样的眼神唤醒黄旼炫一点点良知让他知道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自由职业的黄旼炫不用担心,可作为上班族的金在奂早上八点还要打卡上班。

“…又怎么了。”金在奂很无奈,连说话也有气无力。

“你怎么又这么晚回来?你说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你每天在外面呆到这么晚都在干什么?”

金在奂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语气。大学时刚在一起的时候,关于私人空间的问题是黄旼炫提出来的,在对性少数群体的包容度还不是那么宽的年代,黄旼炫提出在外面还是保持距离,并且作为补偿,他们在外面一起租的房子的房租全部由他来负担。金在奂还懵懵懂懂,黄旼炫一本正经的提出这件事让他也不自觉的严肃起来,还未仔细分析黄旼炫这个提议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点头答应,所以就算是丹尼尔,也是在他们研究生毕业后三年,才知道他们在一起这件事。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黄旼炫和金在奂只是关系很好的前后辈。

那个语气和记忆中重合,就算相隔遥远也让他每次一想起那个语气就倍感寒冷。那种不容抗拒的语气,让他成为被雄狮捕食的草食动物。一开始只是感到不适,在经过漫长的成长和对这种不适的感觉进行分析和消化之后,他才在某一次和丹尼尔的酒局承认,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很不喜欢。

正在喝酒的丹尼尔对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感到莫名奇妙,以为是他对这家他们初次探索的餐厅不满意,说下次就别来这家了。杯中的清酒斟了半杯,酒低藏着装饰在头顶上的灯箱。他一口饮尽,说,好。

他从没向黄旼炫提过这件事,这些年来他们吵架的次数逐年递增,他也体会到了危机感,不知是感情到了瓶颈期还是他们之间真的出现了问题,不过他们都疲于事业,并且每次在他躺在床上正式思考这件事时黄旼炫就恰到好处的出现,咬着他的耳朵说对不起,没有下次了。

“我不是说过今晚会加班吗?我给你打过电话啊你也同意了啊。”

“加班加班加班,你怎么每天都加班啊?你到底在给谁加班啊?”他拽过金在奂,把手伸进他大衣的口袋。

他也顾不得手里还提着纸杯蛋糕,黄旼炫的意图太明显,然而这种几乎快要被白底黑字写下的意图化成了一巴掌打在金在奂的脸上,他急忙着挣脱,用蛋糕的纸盒抵在两人之间,想要扒开黄旼炫捏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对方却越握越紧甚至隔了一层衣服也产生的明显的痛感。

“你要干嘛啊?大晚上的我不想和你吵。”他筋疲力尽,仅剩下的百分之十也快要被消耗殆尽。

“把你手机给我。”

像一句惊叹号,在黑暗的室内重重的敲在他心上。

他不再说话,也不让黄旼炫得逞。奶油从压扁的蛋糕盒子的缝隙溢出来沾在他身上,香甜的味道散开漂浮在他的鼻翼两边。他费力的在每一次黄旼炫把手伸过来的时候将它们拉开十公分,用尽全力把交缠的双肢挣脱出来撑在黄旼炫胸前,只可惜他没有坚持健身,在下一秒又被拉近,反复拉扯,从玄关走到客厅中央,背水一战似的使出全部力气把黄旼炫甩开。

黄旼炫也感到一丝丝错愕,向后退了几步站定之后又想上前被金在奂大声呵斥着停下。

“你到底想干嘛?怎么?黄旼炫?现在想查我了?”

他不依赖手机,也不让它作为信息的承载物。但是这个动作太越界了,越界的也不仅仅是行为,有更多的东西开始产生裂痕。

如梦初醒,才意识了到自己做了什么伤人的动作。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要为自己辩解,心里那个黑色的小人劝他不要,就像平日里那样处理就好,这次和以前几次并无不同,它们本质都是一样的。他不愿承认是自己出了错,只能站在客厅的窗边苦思冥想的如何找一个后退的台阶。

地上低落的奶油盒子还散发着香味,金在奂向后揉了揉刚才因为挣脱而变得一团糟的头发,看了一样同样低着头的黄旼炫。在确认自己现在确实是没办法心平气和的和他处在同一空间来解决这一次问题,并且他是在太困了,眼睛干涩的发疼。放弃毫无用处的对峙,怀着无处发泄的心情用力的关上卧室的门,他身上沾上了太多的奶油,在出门之前起码要换一件。

黄旼炫还在努力为自己辩解,在心里设想了五六种道歉的方式,却没有一种能在此时此刻说出口。他依然相信这次和往常每一次都没有不同,只是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心情而已。

所以在金在奂提着包走到玄关时他也未做挽留,依然保持姿态站在他原来的位置,听着金在奂说:“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这几天我会在外面住,你……”

最后一句是什么他没听清,或许也随着那一身关门声被隔绝在了他的空间之外。

凌晨四点五十分,是他在圣诞夜最后一次看见金在奂的时分。


////////////////////////////////////////////////////////////////////////////////////////////////

I 我儘量日更(有特殊情況會說明
II 每一篇都有BGM 請大家配合BGM食用喔
III 每一篇的長度大概都會是在5-6章左右(因為我不會寫高於10章的內容ㅠㅠㅠㅠ高於十章我絕對的就坑了ㅠㅠㅠㅠㅠㅠ
IV 還是希望能看到的大家如果喜歡的話給我一點評論吧 不是單機ㅠㅠㅠㅠ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