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尘

「旼奐」萬分之一愛情


#3

“你说什么?”由于过于惊讶,丹尼尔的手还悬在半空中忘记收回。过于惊讶的原因是因为他说听到的这一句话里透露出的讯息用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完全解释不同,在他看来是没有理由会让金在奂做这样一个决定。

“……”金在奂低下头,“我搬出来了。”

“不是?为什么啊?这么突然?”他要继续追问出个所以然来给自己解疑答惑,回答他的只有金在奂的无言。他不愿再第二次提起这件事,尽管是在好友面前也实在觉得难堪,好似辜负了别人的期望,又不尽然是因为这个。

“那,那你现在住哪里啊?你说你搬出来,你总得有个睡觉的地方吧,”他又想到今早在茶水间的相遇,“你不会打算一直睡茶水间吧?”

“我下班之后去酒店,先开个房间再说吧。”他看了眼手表,急忙往嘴里塞几口就招呼着丹尼尔结账走人,午餐时间快过了,别耽误了下午上班。

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和丹尼尔错开,没等到丹尼尔结完账就回了公司想夺过质问,他昨晚已经接受过一次审问了,在他暂时逃离到另个一世界的时候不想别同样的对待。丹尼尔不依不饶,在他准备投入工作的时候,提着杯咖啡放在他桌上,“香草拿铁。”

工作之后一切幻想都破灭了,所有的事物在心中已经标好了价格,在等价交换时对比着心里的清单盘算是否值得,连爱情也被明码标价,计算着对方的身价和社会名誉是否与自己所处的社会阶级一致。

黄旼炫总说在等一等,再等一下,等他们都稳定了之后再说也不迟。他思索着这个稳定到底是个什么含义。期初他以为,等到他们感情稳定之后,就能向身边好友公开,他也做好了大概会一辈子只有几个人了解他们两人是情侣关系这件事,所以连见面都是接着朋友聚会的名义,在酒过三巡之后接着上厕所的名义勾起小指,在角落心惊胆战的交换一个夹带着酒气的吻。

后来他也忙于学习,和黄旼炫约定好研究生也要去到同一个城市,于是约会场所变成了图书馆三楼的最后一个自习室。一直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才能松一口气,打电话过去试探对方能不能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丹尼尔。

黄旼泫又说,再等等,等到他们稳定了之后,现在他们还没有经济独立,他不想被别人唱衰。金在奂又向后退一步,说好。黄旼炫向来考虑周全,他也理解在他们都独立之前确实没有底气来和这个世界进行对抗,他有上网搜索过,也从过来人那里了解过会有多艰难,他也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还太早。

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拼。

等他习惯里这个人本身即是他的一切之后,黄旼炫突然拉起他的手,说,我们公开吧。他急忙把手收回,已经不抱有期待的事情突然发生而感到措手不及,甚至没来的及时间反应就看着黄旼炫在客厅里一边打着转一边牵着他的手打电话通知他们身边的好友今晚聚餐,有大事要说。他也跟着黄旼炫在客厅里来回的走,扑进他的怀里笑出声音。

金钟铉端着酒杯过来进酒的时候,他已经喝的晕乎乎的,上一句还是丹尼尔在感叹他太不够意思,居然瞒了他们这么久。他笑着去抢丹尼尔手里的烧酒瓶,也不为自己边界只是笑着说没有,没有,金钟铉挤进他们中间,说弟媳我们喝一杯,啊,不对,应该小声一点,不过应该叫弟媳吗?

他对称呼不太敏感,黄旼炫的朋友他都不是很熟,只知道各位都比他大于是恭敬地接过酒杯。金钟铉揽着他的肩膀问他喜欢我们旼炫什么啊,他把酒一口干之后说喜欢,什么都喜欢。

他谈了口气,还是从盒子里拿出那杯咖啡。

“你今晚到我们家睡吧。”

他点点头也就同意了。左右权衡之下住丹尼尔家确实是在目前看来最好的决定,厚着脸皮不用付房费,下班之后不用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凑合着过完一天剩下的时间,还能有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除了偶尔会提起关于这件事的一些不愉快的话题之外,大多数时间他还是很乐意和丹尼尔交谈。

丹尼尔下班前过来问他要不要陪着他回家拿些换洗的衣服什么的,难得没有加班可以早点回家,拿完东西回来还可以喝一点酒。他还在准备最后一点资料发到客户的邮箱里,用脚踢了下放在办公桌一旁的行李包说不用,直接回你家。路上路过便利店买一点膨化食品和方便食物代替醒酒药,酒才是主场。

金在奂不想提起,丹尼尔也就随了他的意回避这个问题。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对很恩爱的情侣。黄旼炫在他身边时完美的扮演好温暖男友的角色,偶尔有女同事特意到他面前说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男朋友。那时他也还没向公司里的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像第一次作案就被逮住双手的小偷一样羞红了脸急忙说没有,只是好朋友。女同事也只是调侃几句,看他极力否认便认为他也是钢铁直男,看来自己有戏也想要先下手为强,态度又急忙恭顺起来,说那你能把他电话号码给我吗,我想和他认识认识。女人如豺狼豹虎的把他押解到角落逼问,他颤颤巍巍的点开聊天记录的头像二维码双手奉上。

“你刚告诉我你们两在一起了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他拿过金在奂手里已经空了的易拉罐,扣开一罐新的啤酒递给他,“……旼炫哥毕业之后不是也交过女朋友嘛。”

“不过旼炫哥不是对你挺好的吗,怎么就突然就……”

他说那时逢场作戏,金在奂也便信了。他们还没公开,而那时有人在从他嘴里试探着他们的关系,他也小心翼翼地从黄旼炫口中试探着,在看到他微微皱眉之后便没再提过此件事。后来这样的人多了,他也感到困扰后就直接说明和他和黄旼炫只是朋友关系,开始还有人持怀疑态度,不过在看到黄旼炫开着车,为从写字楼里走出来的女士打开副驾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啊,是我错怪你了。

他宁愿不错怪。

丹尼尔来找他一起下班时,在他眼前摇晃手指让他快关电脑走人,自己玩着手机没注意直到他快要走到公司门口喊了一声才发现身后没人,四处张望才看见金在奂还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指头停在H键上在打好的合同后翻了三页。丹尼尔问他是不是饿的发慌,他点点头说是是是,关电脑前也没注意保没保存没推着丹尼尔赶快离开,他极力的提高语气来掩饰一些情绪,遮住丹尼尔的眼睛。

晚饭过后他窝在沙发上,黄旼炫端着切好的水果坐过来把他捧在怀里,不经意间提到这件事。身后的人拿着叉子的手一瞬间愣住之火又行云流水的把叉好的水果喂在他嘴里,电视里还放映在爱情电视连续剧,男女主坐在草坪上看夜空中盛开的烟花。

他把金在奂转过身面对着自己,他嘴里还塞满了水果,牙齿之间还卡着果肉的小幅度咀嚼。他只能抱住面前这个人,用手掌抚摸他已经克制不住的颤抖,说:“在奂啊,你要相信哥,哥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好。”

他多么想和这个人有未来。他爱的盲目,连谎言也照单全收。

评论(2)

热度(35)